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v 直播,新手必看

  太阳火辣辣地晒着,河岸边地里的玉米,叶子卷在一起。

  临河公园里没有游人,唯独一块石头上,坐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好像在思考什么。

  打红伞的小女孩,走过去靠近老人,很有礼貌地说:“老爷爷,你在想爸爸吗?这里太晒了,到树荫下凉着想吧!”  老人随女孩到树荫下,回答说:“我是想儿子,老了无依无靠,就想后人,常来看看。

  这么热的天,你一个来玩?”女孩听了是懂非懂:“想儿子就去他那儿吧!我是想爸爸,他是警察,去年就在这个公园里,和犯罪嫌疑人搏斗中,负重伤牺牲了。

  只要想爸爸,不管啥天气,我都要来。

  ”  “儿子那里我是去不了的,只有气咽了,眼闭了,腿蹬了,才能去见他。

  现在只能想啊!”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

    “那不就死了吗?你儿子死了吗?他是咋死的?是英雄吗?”女孩含泪连着提问。

    “对!我儿子死了。

  二十多年前,这河里发洪水,水面漂来个小女孩,他看见跳进洪水,拼命把女孩推上岸,他却被浪头打走了。

  他不是英雄。

  我想儿子了,就来坐坐。

  ”老人说明女孩的问题。

    “你儿子是救人英雄!和我爸爸一样,死的光荣!我两同命相连,你就把我认作孙女吧!”说着口袋里掏出十元钱,说是孝敬爷爷的。

  又把红伞赠给老人,说是认爷爷的见证。

  公园里,爷孙两经常亲切地在一起,形影不离,有说不完的话,看不够的景,老人的衣服,也穿得干净工整了。

    小女孩不吃早餐,钱省下来,积攒一起,逢星期就去送给爷爷。

  给爷爷打扫卫生,洗衣做饭,陪爷爷开心。

  女孩的妈发现,女儿的爸生前,给她买的心爱的红伞不见了,怕女儿伤心,就悄悄买了一把红伞,放在女儿床头,女儿喜爱的又打着。

     爷爷忽然有病了,下不了床。

  女孩忙给爷爷说去医院看,到医院检查费单子划价一千多,无钱交难得女孩哭鼻子。

  爷爷知道为难,不得已到私营诊所治疗,一剂药就刮干了爷孙身上的钱。

  药喝完,爷爷病没好。

  女孩到诊所求医生再配剂药,药配好价值近二百,女孩战战兢兢地说先交十元,剩余的有钱就来交。

  医生生气地说:“哪有这事?药配好了没钱。

  没钱你来干啥?借钱去,钱拿来再取药!”  女孩迟迟疑疑地在诊所,转来转去,手里的十元钱,团上展开,展开又团上,往复着手汗把钱都湿了。

  终于再次凑到医生前,乞求道:“叔叔,钱欠着,我一定会还你的,爷爷等着用药,你把药给我吧。

  ”  “你爸咋不陪着看病,也不来买药,对你爷不好吗?”医生疑惑地问。

    “我爸去年牺牲了!爷爷是我认的,他的儿子二十多年前,河里救人时被洪水冲走了,孤独一人。

  ”女孩流着泪,哽咽地回答。

    医生详细打量小姑娘时,发现她身体单薄,清瘦的脸蛋上,滚下一串泪珠,一双明澈的大眼睛,分明饱含着忧郁。

  长相酷似英雄警察,不由感动:“姑娘,对不起!不知你是英雄的女儿,你的高尚义举,使我深受教育!你爷爷的药费免了。

  今后你爷爷有病,来我诊所治疗,全部免费!”  “药钱我掏,感谢你对我女儿的认知!”女孩的妈接住医生的话。

  医生不但没收女孩妈的钱,而且成了女孩爷爷的免费家庭医生。

    女孩问妈咋知道在诊所买药的,妈说:“同事看到你没去学校,去了诊所,估计有事,就赶来了。

  听了你给医生的乞求,我明白了一切,原来你在做好事,不愧是你爸的好女儿!感谢孩子!你也给我找到了救命恩人的家人,我就是二十多年前被救出的女孩。

  这条河上公园区域救出的只有我一人,一直没有找着他的家人,现在可以报恩了!”  母女高兴地接老人回家时,又是红太阳,女孩打起了红伞。

  看到爷爷胳膊夹的红伞,说道:“爷爷,快把伞打上就不晒了!”老人打起红伞,喜笑颜开,红光满面,乐语“岂言今日无知己,自有清风作故人。

  ”  听陌上风,如是吹,念静默如初,心念的追随是一场长途跋涉的旅程,山长水远的人生道路,需慢慢去感悟。

  站在时光之巅,让心如明镜,眸光中只有时光的静好,山水的壮美。

    人生,应该是一处源泉活水,清澈生动,无畏顽石幽涧,淙淙流向远方,路过更多的风景。

  一日之中最好的时刻,莫非暮色夕照,倦鸟归林,无人来,亦无意走。

  每一个日夜都会被剪切成许多段落安放进不同的情境里,合起来时是一篇百味杂陈的故事,真实、琐碎、尘埃落定。

     十指轻弹,人生喜忧,生命的意蕴,当是云淡风轻,沐人间烟火,品出真我的味道。

  细细冥想,任凭光阴如水,一颗笃定的心从不曾偏离过既定的轨道,一直依着心中的理想模式,不惊不扰,依然是恰到好处的欢喜。

    犹如几叶春茶与一冽清泉的相遇,泉中的茶叶舒展飞旋、恣意绽放,茶也染得泉水晶莹剔透、滋味万千。

  一杯浅酌,清亮了襟怀,心且静,思过往,回首岁月,用淡雅稀释如梦的昨日。

    清晨,读到友的一个词:“止语”很是喜欢。

  止于声,声之切切,多少心音穿越时空涤尽尘埃;止于念,念之切切,多少情愫随时光静水流深,一切看似静默,凝练的却是一份内心的执念。

  人的思维是无形的产物,思想境界的升华是智慧的提升,集聚着智慧的灵性之美。

  锦瑟流年,感怀一程美好,携诗(儿童益智故事)意在心,淡品风月年华,把思绪停泊在一湾山水里,便会醉我忘沧桑。

    夜深沉,心安静若一座小城,在自己的城池里静享孤独的美。

  回忆自体内汨汨渗透,沉淀的往事以宁静的方式一一浮现,犹如一朵白莲在深邃的夜色安静绽放,无言,无语,只以纤尘不染的心裳,于红尘中披一袭皎洁的月光,清谷淡坐,静候一股灵动的溪水,自怀间,潺潺流过。

    都说佛界是一种风景,凡尘也是一种风景,而一个人只能在适度的位置欣赏风景,过高了,往往偏离了内心既定的轨道,过低了,未免太过牵强了自己的心。

  凡事都是在他人的境遇里还是自已的境遇里承受,不同的人自然会有不同选择,层次品味的高低,取决于你自身的位置,更为凸显出你自身的价值。

    给心一块土地,静静安放心情,因为我爱的人。

  给爱几分阳光,沐浴花间絮语,绽放几分甜蜜。

  给佛一双慧眼,看尽人间百态,浊者自浊清者自清。

  给诗几分素净,开出莲的心情。

  此岸花开,彼岸萦香,最美的情是你山水踏遍,我住在溪边。

  尘世纷繁,我在烟火深处,安稳守候。

  只待你归来时红袖添香,琴瑟和鸣。

    画中的岁月,杯中的人生,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所有的际遇都需要缘分,以善对待。

  若刻意去改变,就少了最初的那份纯美。

  一个人的心若背负太多尘世的负累,就免不了烦恼,也做不了一个真正自由、悠闲的人。

  唯心态明朗,心胸豁达者,才能赏阅到山水的清灵和隽永。

  

听到王松这话,杨婶的美丽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挣扎之色,她摇了摇头,心下也是无奈,原本她还真想和王松折腾捣鼓一番,可是,临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她的心头却忽然慌乱了起来!她一直都只和自己丈夫干过那事儿,现在却要和王松倒腾,她的心里一时着实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现在她女儿还躺在旁边的呢。

  看着杨婶那一脸犹豫的模样,王松却一狠心,拉住杨婶的腿,就往里塞去,可是一来二去,却咋样都倒腾不了,弄的王松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这一幕被杨婶看见,她也是不由咧嘴轻笑一声,凑到王松的耳旁,压低声音说:“小松,你是不是从来没和女人折腾过啊?”王松脸庞一红,心下只觉得快要羞死了,现在都倒这一步了,自己却弄不来,这也太丢人了吧……可杨婶却并没有笑话他,一双手轻轻把弄着他那货子,又是轻声道:“小松,婶儿……婶儿以后给你成么,今天小倩在呢……”王松哪里肯依,他那货子都涨得生疼了,要是不消消火非得憋出了毛病不成……他贴着杨婶的耳边说:“那哪成呢,婶儿,你都害我憋了这么久了,现在咋能说不弄就不弄呢……”说着,他还咬了咬杨婶的耳朵,杨婶吃痒,不由娇笑了起来,伸手把着王松那地儿放到了她那白净的腿上,轻笑道:“反正那样弄是不能弄的,婶儿用其他法子给你弄出来……”说着她那腿轻轻合拢了起来,王松的身子一颤,那感觉就跟触了电似的,从脚跟到头顶,每一根汗毛,都似乎颤栗了起来……杨婶的动作很轻柔,但是这种感觉却让王松说不出来的爽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身子猛地一颤,终于是完了事儿,把杨婶的睡衣和被子都给弄脏了一些。

  不过杨婶倒是并不介意,拿过旁边床头柜上的纸巾擦了擦身子,就又抱着王松的身子温存了起来。

  这一晚上,俩人虽然终究没有折腾那事儿,但是在杨婶的腿上,王松却不知道弄了多少次,直到精疲力竭方才心满意足地睡去……次晨早上,王松醒来时,看看床边,杨婶和小倩却都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一床空荡荡的被子,他皱了皱眉,连忙爬起身来,见到屋外只有嫂子一个人在扫地收拾,他也是不由问道:“嫂子,杨婶和小倩呢,她们去哪儿了?”秦月荷抬起头来,一双美目扫了眼只穿了一条小裤的王松,眸子里泛出了一丝古怪之色:“她们回家去了啊,你咋穿这么点就出来了,别着凉了,你待会儿不是还要去干活的嘛。

  ”听见这话,王松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回了房去换衣服,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要是不赶紧点,可就要迟到了。

  屋外响起了嫂子的声音:“早饭给你弄好了,穿好衣服就出来吃吧。

  ”王松穿好衣服,正准备出去,经过桌上的时候,忽然看见那桌子上那一张折起来的小小纸片,他眼睛一瞪,骤然一拍脑门!你爷爷的,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王松忽然一拍脑门,眼睛也是一下子瞪大了起来!你爷爷的,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那张纸片是乔玉儿给自己的,乔玉儿是村外那所药铺林医生乔城的孙女儿,王松干活的地方就在那所药铺,乔城药铺。

  因为王松大哥和父亲走的早,当初扶贫分自理地的时候,王松又没满十八岁,他家连块种菜的地都没,王松自然也不能像别家靠装庄稼过活,只能去村外药铺打工。

  还好当初王松上过高中,那药铺林医生就是见王松有点文化,会算数,就让他在药铺里当个算账收钱的员工,一个月六百块钱,除去生活费,倒是让王松自己还能留个一两百,攒着以后娶媳妇儿……昨天因为秦梅结婚,王松专程跟林医生请了假回来,那乔玉儿见王松请假回去,便也顺带着拜托他帮着干一件事儿。

  可是昨天事情太多,王松早就把乔玉儿交代的事儿忘得干干净净,直到此刻方才想了起来。

  他拿起桌子上的纸,往兜里一揣,也不吃早饭,飞快朝着门外跑去。

  嫂子见王松不吃早饭,也是不由皱眉喊道:“小松,你咋不吃饭呢?”王松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心里只想着答应乔玉儿的事儿,说了句:“要迟到了。

  ”就飞奔出了家门……秦月荷看着那渐渐跑远的王松,心里轻啐一口,这小子,咋忙得早饭都不吃了呢?不过随即,她又是想起刚刚看见的王松那地儿,心头不由暗暗一热……这小子,倒是长大了呢……成华村的后面是一座山,山间有条河,名字叫三沟河,成华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此刻,王松就正朝着那条三沟(儿童智力故事)河边跑去。

  他一边跑,一边将兜里那张纸片给摸了出来,细细扫了眼纸片上画出来的一种草药画像,心头暗暗想到,他娘的,昨天早上就该来找草药的,这么大条三沟河,要是一时半会找不见可咋办,而且待会儿要是去迟到了,以乔城那老家伙的秉性,多半又要扣老子的工资了!心下着急,跑的就更快了一些,到了三沟河边,他低着身子来,在河边的青草从中飞快找寻了起来,乔玉儿画的这种草药长得很奇特,要是真的有的话,一眼就能找得到,她还特别交代过,这种草一般都长在河边的。

  就是这个!找了好半晌,王松一抬头,终于是见到那河边上的一个土堆上正长着一丛和纸上画的一模一样的草!他心下一喜,连忙爬上土堆,将那一丛草统统扯了下来,也不管这草上还沾着泥土,就往兜里揣了去。

  他娘的,这下可算能和乔玉儿交代了,不过看看太阳都已经快升上了中空,这怕是都已经中午八九点了,乔城那老家伙还不定咋骂自己呢……他转身正打算离开去乔城药铺,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古怪的声音……转过头看看,只见土堆下面不远处的河沟边上,此刻正有个女人在洗衣服……王松眉头一挑,看清楚了那背影,原来是刘某他媳妇儿宋芳芳,可是听那声音,却着实有些古怪,就和昨天在后院听到的林柔的叫声一样,分明就是女人干那事儿时候的声音,可是这张芳芳不是在洗衣服么,咋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呢?王松心下古怪,蹲在土堆上面,就低头细细朝着那宋芳芳看去。

  王松低头细细看了去……这一看,却几乎让他惊掉了大牙,你爷爷的,这婆娘……这婆娘哪儿是在洗衣服,她面前确实放了一堆衣服,手里也拿着那搓衣服的棍子,可是……她手里的那棍子可压根儿就没砸在衣服上,反而是被这女人拿着往下面那地儿塞了去……王松瞪大了眼睛,几乎合不拢嘴来,那搓衣棍还能有这作用?他心头惊讶,再看那宋芳芳却是一脸享受的模样,手上不住地动作着,诱人的眼睛半开半阖,就像是下头正有个男人在倒腾她一样……王松吞了口唾沫,心下又是不觉好笑,他娘的,这骚婆娘,难不成是他家刘某那玩意儿不好使吗?还非得用这搓衣棍来倒腾……想想当初刘某总是在自己面前吹嘘他跟他老婆咋样咋样,啥一倒腾就是一大半晚上之类的,以前还让身为单身汉的王松羡慕得不得了呢。

  可是现在看看,只怕那刘某是在胡吹八蛋!王松暗暗好笑,又想逗一逗这宋芳芳,便一下子站起身来,大声喝道:“嘿!宋芳芳,你在干啥呢!”这一声吼,可把那宋芳芳给吓了一大跳,她手上的动作连忙停了下来,伸手就想要把那搓衣棍给扯出来,可谁知道这一着急,居然嵌在里头出不来了……她心头是又急又气又羞,连忙拿起一件湿漉漉的衣服就挡在了那地儿,抬头一看,见到土堆上站着的人居然是王松,她也是不由咬了咬牙,可是做这种事儿被人逮到了,终归是有些心虚,连忙低下头来又狠狠扯了一下子那搓衣棍……可谁知道,这一次扯的力气大了一点,搓衣棍虽然给扯了出来,可是那地儿却居然给弄的流血了出来……这一次,可彻底把宋芳芳给吓住了,这……这可咋办啊,感觉着那地方传来一阵阵疼痛的感觉,宋芳芳心头一急,几乎都流出了眼泪来……王松本来还在土堆上暗笑宋芳芳被自己逮了个正着,低头再看,却见到那宋芳芳的脸色有些古怪,一只手还捂着那地儿,那身子却低下去,轻轻发颤了起来。

  他眉头微皱,咋了?出了啥事儿么?他又是扯开嗓子喊了声:“喂,宋芳芳,你在干啥呢,咋不说话呢?”那宋芳芳咬紧了牙齿,一下子抬起头来,瞪着王松有气无力地喝道:“王松……你,你干的好事儿,我……我那里流血了!”那里流血了?王松一愣,随即心下也是害怕了起来,刚刚宋芳芳可是被自己给吓住的,她要是出了啥事儿,自己哪里能逃的了干系,更何况……那地方要是出了啥毛病,别说是宋芳芳,刘某和她们一家人怕是也不会放过自己的!一想到这些,王松连忙赶了过去,只见宋芳芳咬着牙齿,脸色苍白地坐倒在地上,那根搓衣棍还摆在旁边,棍子上面也有着丝丝血迹,看上去极为骇人……王松蹲下了身子来,扫了眼宋芳芳肚皮上盖着的那块湿漉漉的衣服,吞了口唾沫颤声问道:“你……你这……咋,咋整的,我,我看看……”说着,他就把那块湿漉漉的衣服给掀了开来……说着,王松便伸出手,缓缓将宋芳芳那地儿的衣服给掀了起来……还不等他细看,那宋芳芳却一下子伸手把那地儿给捂住了,诱人的脸上泛红,眉宇之间满是羞恼之色:“你干啥!”虽然宋芳芳的手掌挡住了些许诱人景致,但是却依旧被王松看见了一些东西,他心下暗暗发热,你爷爷的,说起来这还是老子第一次见到女人那呢……被宋芳芳手掌挡住了之后,若隐若现,却更加引得王松心下好奇。

  他蹲下身子来,脸上装作一副严肃的模样:“芳芳,你不知道我在啥地方干活么?你这儿流血了,我得帮你看看,不然出了啥事儿可咋整。

  ”听到王松这话,那宋芳芳也是吓了一跳,只感觉那地儿隐隐作痛,再看看旁边那根搓衣棍,棍子上也有丝丝血迹,宋芳芳心里也是渐渐着急了起来,这要是真弄出了毛病,回去可咋跟刘某和家里人交代啊……要是别处倒还好,这地方……还不定刘某他们咋想呢。

  心里这么一寻思,宋芳芳也是抬头试探性地看了王松一眼道:“王松,你……你不是在药铺里算账吗,你……你还懂治病不成?”王松一撇嘴:“咋就不会了?老子要是不会治病,乔城那老倔脾气愿意收我干活?你快把手拿开,让我给你看看,迟了出啥事儿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听王松说的真诚,宋芳芳的心头也是不由相信了几分,毕竟人王松是在两村之间唯一的一个药铺里干活,只怕他还真会一点医术呢……可是……这,这也太羞人了吧,让王松看自己的那地方……宋芳芳的牙齿轻轻咬着红润的嘴唇,眼眸之间满是害羞犹豫之色,偷偷盯了眼那王松,只见他蹲着身子,一颗脑袋几乎都要凑到自己肚皮上去了,那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那地儿呢,眼神之中还带着几分古怪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宋芳芳一瞪眼:“你凑这么近干啥呢!”她心头此刻更是恨得牙痒痒,这王松不会是故意吓唬自己,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吧!王松也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站正了身子严肃道:“那啥……你这地方不是流血了吧,我看看是不是真出了毛病。

  ”听到这话,宋芳芳的秀眉又是渐渐皱了起来:“那……那你看出来是咋回事儿了没?”王松撇了撇嘴:“你手都挡完了我咋看,就是林医生来了,你这么挡着他也看不出啥吧。

  ”宋芳芳无奈,只得点头:“那你……你只能帮我看病,不准动……动别的心思!”她嘴上说着,却感到一阵发热,刚刚她自己就在用搓衣棍捣鼓那事儿呢,心里本就想着要是能有个男人,真的倒腾一下自己才舒坦。

  此刻王松就在这儿,要是自己没事儿的话,还真想让王松捣鼓捣鼓。

  不过这种话宋芳芳可不好意思说出口,虽说自家男人那玩意儿不行,但是和别的男人……这要是传了出去,那可就……宋芳芳心头一阵犹豫,也不知道应该给王松看,还是不给他看……

  身边的一个大龄女青年下月终于要嫁人了,这绝对是个好消息。

  我喜欢身边的美女们都有个好归宿。

  过去的每一天,我小心翼翼不敢碰触她们的情感雷区,她们的经历大致相同,青春美丽的时候不屑应酬追求者,等到发现真情的时候却成了剩女。

    最初我是很为她们担心的。

  但事实证明,其实作为剩女,也不是一件完全不好的事。

  至少,剩女还有这么几点好处。

    享受闪婚的幸福  大龄剩女若想出嫁,需要具备一个素质:眼明手快。

  指的是看中如意郎君后绝不迟疑,该出手时就出手,闪电恋爱,闪电结婚,一切都得讲个速度。

  你已经没有多余的青春可以跟他耗下去了,那就出绝招吧,让他钻进你婚姻的圈套中来。

    闪婚族是幸福的。

  因为恋爱时间短,还未到审美疲劳期就已步入婚姻,婚后继续享受爱情的甜蜜,顺利度过磨合期。

  起码比那种马拉松恋爱后结婚的强。

  男人娶剩女有4大好处(2/2)  离婚率低  当剩女终于出嫁的时候,早婚的基本已在闹离婚了。

    剩女经历过感情挫折,对于好不容易到手的幸福绝对珍惜,基本具备了经营美好婚姻的素质。

  对夫君已学会宽容,也知道世上绝无十全十美的人和事,对爱和不爱有了更加理智的判断。

  所以,剩女的婚姻离婚率绝对地低。

  1+1=3  剩女已经没有时间去(性插故事)考虑是否要孩子,什么时候要孩子的问题。

  而早婚的女人却比剩女多一层烦恼,总在要与不要之间左右徘徊,若不幸命中还得承受打胎的痛苦。

    剩女要孩子就得快。

  过了35岁,女人生出畸形孩子的几率就大大增加。

  所以,剩女婚后赶紧要孩子,甚至大可以奉子成婚,早日完成树人大计。

    独资传宗接代  剩女熬到一定的时候,基本事业也成功了。

  吃不到葡萄的人说,她就是感情不顺,只好去奔事业。

  甭管怎么说,剩女基本都是个金领了。

  男人娶剩女有4大好处(2/2)  这样的女子,娶她的男人能不窃喜吗?你就偷着乐吧。

  没准儿人家剩女一高兴,独资就把你家传宗接代的事儿给办了。

    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都是宝贝;最好的一定在最后面;剩女和老弱病残一点关系都没有!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706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260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151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81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114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373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553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66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