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him sex hay nhất,新手必看

位于花云山龙家村一座老旧阁楼里,两个男人穿着短衣胡天海地聊着天,喝着酒。

  旁边,一位二十多的少妇不时从厨房端出两盘小菜放在桌上,“当家的,你少喝一点!”这少妇就是龙家村最有名的美女,唐宛如。

  可自从嫁到王家之后,唐宛如脸上从来露出过笑容。

  “王,王哥,我真的,真的不能再喝了。

  ”林晓东坐在凳子上,嘴里的舌头打结说道:“我明天还要上课呢!”“哈哈!你小子喝,喝糊涂了吧!明天是国庆节,学校早放假了,哪里还有人啊!”听见他的话,王大龙忍不住大笑起来道。

  只见这时候的王大龙也满脸通红,看样子马上就要醉倒了。

  可实际上王大龙头脑反而是最清醒的,“你还是男人吗?不就是被人甩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实在不行,大哥帮你在龙家村找一个婆娘,找,就找像你大嫂一样的。

  ”“死家伙,乱说什么啊!”一旁的唐宛如听见丈夫的醉话,俏脸顿时一绯红,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瞪王大龙一眼,转身回内屋去了。

  “王,王哥!我苦啊!”听见王大龙的话,林晓东醉蒙蒙的趴在桌上嚎啕大哭起来。

  林晓东根本不是龙家村里人,大学毕业后,相爱多年的初恋却提出分手,得到这个消息林晓东犹如晴天霹雳。

  原来昔日的初恋,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成了某个富二代的女朋友。

  林晓东一气之下,远走他乡,来到大山深处的龙家村,做一名光荣的山村老师。

  经过一段时间的适应,他渐渐适应这里的生活,心里也变得平静了许多。

  只是今天王大龙话让他忍不住回起往事,伤心痛哭起来。

  “那家伙不就是靠他老爸吗?要不是有他家里做靠山,他连条狗都如不。

  ”喝醉酒的林晓东情绪似乎变得很激动。

  林晓东醉倒趴在桌上喃喃自语:“早晚有一天,我一定要让那对奸夫淫妇好看。

  ”“林兄弟,林兄弟?”看见趴在桌子的林晓东,王大龙使劲推了推他,见他没醒,然后起身把大门关上。

  “宛如,出来吧!林兄弟喝醉了。

  ”关上大门之后,王大龙神情痛苦踌躇了半天,最后还是咬牙下定决心朝里屋喊道。

  这时候,头发湿哒哒,裹着毛巾唐宛如从里面出来。

  只见她神情犹豫望了望桌上的林晓东,“大龙,我看这事就这么算了吧!我,我……”眼看事到临头,自己的老婆却临阵退缩,王大龙顿时慌了。

  “宛如,我们不是都已经说好了吗?现在退缩已经来不及,你就不怕日后村里人的闲话吗?”原来早半年之前,王大龙去医院查出来,他身体有隐疾,他这辈子都别想有自己的孩子了。

   龙家村的村民们,对他们结婚这么多年却一直没有孩子的事情,早就议论纷纷。

  这对好面子的王大龙来说是最难受的。

  在万般无奈之下,他才萌生了找人借种的想法,只要保密措施做的好,以后他王大龙不仅能让王家香火传递下去,他也能在人前抬起头做人了。

  可惜,王大龙的想法是好的,可是这人选却让他为难了。

  直到林晓东的出现让他看见了希望。

  林晓东没有不良嗜好,这种高知识分子,对王大龙来说正好是合适人选。

  最重要的是,林晓东在村里待不了几年,他就会回城里去了。

  大家这一辈子都恐怕不能再见面了,到时候别人就算怀疑什么,也没有什么证据。

  于是在他算计之下,前来支教的林晓东住进了王大龙的家,也有了今天晚上喝酒聊天的戏码。

  “你以为我愿意让自己的老婆跟别的男人那样吗?我这是没有办法啊!”看见唐宛如一脸犹豫的模样,王大龙眼里满是痛苦蹲在地上低声痛哭起来。

  一个堂堂男子汉,能把事情做到这份上,可见他的心里有多苦啊!可王大龙也不想整日被人在背后对着他指指点点的模样,还有如果唐宛如在生不出儿子来,王家可就彻底断了香火。

  借种,这是唯一的办法,也是让他们夫妻两人重新找回自信的希望。

  唐宛如听见丈夫的话,脸色来回变幻,心里做着极度挣扎,道德枷锁和良心纠结在她脑子里来回较量着。

  抬起头,她看见蹲在地上的丈夫一脸痛苦模样,唐宛如知道其实自己的丈夫此刻心里也十分不好受。

  他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这个家而已。

  想到这里,唐宛如彻底想开了。

  罢了,不就是几分钟的事情嘛!闭着眼睛就过去了。

  “大龙,你先起来吧!我答应你。

  ”唐婉如想通之后面上叹息一声,把王大龙搀扶起来道。

  “你答应就好了。

  ”王大龙听见这话,顿时面上一阵闪过喜悦的表情,然后站起身和唐宛如一起把林晓东扶进内屋的床上。

  把林晓东放在床上之后,王大龙嘱咐自己的妻子几句,转身关上房门,把林晓东和唐宛茹留在内屋里。

  走出内屋来到堂屋之后,王大龙望着他们两人所在的房间,他眼里闪过复杂的神色,然后会凳子上,抓起桌上的半瓶白酒灌进肚子,一脸愧疚喃喃自语道:“林兄弟,是哥哥对不住你了,不过为了,为了我王家不能绝后,今天晚上就委屈你了。

  ”然后灌下一大瓶白酒的王大龙终于承受不住醉意,趴在桌上呼呼大睡起来。

  既然不能接受现实,那就只有逃避现实,让自己选择性遗忘,这或许是另一种解脱吧!房间里唐宛如望着躺在床上的林晓东,神情挣扎半天,最后还是来到床边,伸手摸着林晓东的脸庞。

  “林兄弟,姐姐,姐夫对不住你啊!”想起一会要跟躺在床上的男人翻云覆雨,唐宛如脸色忍不住有些微红起来。

  虽然她的手在发抖,可是唐宛如还是深呼一口气,用颤抖的双手去解开林晓东衬衣的纽扣。

  当她看见林晓东宽阔的胸膛,还有身上毫无一丝赘肉的身体之际,顿时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叹。

  没想到平日里看上去文质彬彬的他,居然还有这么强壮的身体。

  “好热啊!”感觉身上衣服被脱之后,酒醉中的林晓东忍不住说着胡话,双手想脱着裤子。

    此刻酒醉的他,只知道现在身体热的难受,好想跳入冷水中洗澡。

    其实林晓东根本不知道,最后喝的那杯酒是山里人经常用的药酒,药劲十足。

    更何况林晓东虽然交过女朋友,可是除了情侣间拉拉手之外,他们什么也没做过的,更别提男女之事了。

    所以药酒的作用让林晓东感觉浑身热得难受,恍惚间他只觉得有一双充满凉意的玉手划过,那种冰凉的感觉让林晓东顿时心神飘荡。

    这人是谁?  我不是在自己房间里,谁在帮我脱衣服呢?一想到这,林晓东顿时突然吓得连忙坐起身。

    昏暗的灯光下,只见他朝自己脱衣服的那人看去时,顿时脸色苍白,三魂不见了七魄。

    林晓东连滚带爬滚在床的一边,嘴里叫道:“唐姐姐,你,你这是干什么?”  因为唐宛如的年龄和林晓东相差不大,所以平日里林晓东都把唐宛如叫着姐姐。

    只是林晓东没想到喝酒居然会喝出祸事来,现在他和唐宛如两人衣衫不共处一个房间。

    这要是被堂屋里王大龙发现了,非得提着刀把他们两个给砍死不可,毕竟农村,这种勾搭嫂子这种事情,那可是天大丑闻啊!  “晓东,难道你就那么不喜欢姐姐吗?”看见林晓东一脸害怕的模样,唐宛如面上忍不住叹息了一下,一脸苦笑望着他道。

    “唐姐姐,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现在,我们……”林晓东看见唐宛如这么说,顿时面上一激动。

    只见唐宛如那儿洁白挺润,色泽红润,特别是那上方因为唐宛如刚沐浴出来时候泛起淡淡红晕,让林晓东目不暇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只要是一个男人,面对这种场面,都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林晓东也没想到(两性口述小说)唐宛如已经结婚了,可她引以为傲的地方却还美如白玉,晃得人眼睛微疼。

    “既然如此,那你又何必如此紧张呢!”听见于林晓东的话,唐宛如一脸不解的望着他,然后语气平缓徐徐说道:“或许,还是你认为姐姐是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  自从她嫁入王家,知道王大龙不能生育之后,她的心原本已经死了。

    村里的闲言闲语她也听到过,面对这些传闻唐宛如也只能选择默默承受,不敢让别人知道内情。

    毕竟在农村,如果男人不能生育,这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

    而且作为她的身上有着传统女人的贤良淑德,唐宛如知道,有些事情只能靠女人扛着,不能让自家男人在别人面前抬不起头来。

    “晓东,其实你知道吗?这些事都是你王大哥你手安排的,因为他这辈子已经不能生育了,可为了王家的香火着想,所以他才设下这个局,就是想让你借种。

  ”  “啊!”听到这个劲爆的消息,林晓东顿时吓了一大跳,这些都是王大龙安排的?  不过,林晓东望着平日里王大龙做事,干农活,身体都没什么问题啊!他怎么会不有不孕症呢!  “唐姐姐,是不是弄错了,王大哥身体这么好,怎么会有这种怪病呢!”林晓东想到这里,连忙开口问道。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林晓东对于王大龙的尊重,就像亲大哥一般。

    只是他没有想到,平日自己敬重的王大哥,居然会安排出借种这种计划来,谁说乡里人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啊! 看见林晓东不相信,唐宛如一脸苦笑摇摇头:“我们为这病偷偷去过省里的大医院检查过,医生都说治不了,就连试管婴儿也不行。

  ”  “那,那你们就想到借种?”林晓东试探问道。

    他没有想到小说中常出现的借种经历,居然会在他身上发生,真是太匪夷所思了。

    “我们这也是没有办法啊!”唐宛如无力坐在床上,林晓东没有在农村生活过,根本不知道人言可畏这四个只有多大的含义。

    有时候流言能把一个大活人活活给逼死,生活在这种情况下,名声比一切都要重要。

    “可是,可是…..”林晓东口干舌燥,面上呐呐有些说不话来。

    说林晓东不心动是假的,只是这些都出现的太过突然,他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而已。

    随着唐宛如抽泣时,那儿也不停起伏,林晓东忍不住耸动了一下喉结,结结巴巴道。

    “晓东,都到这份上,你说我们还能回头吗?”唐宛如低着头,脸色微红,嘴里却有些苦涩叹息道。

    虽然现在不是以前的封建社会,可是男人不能传宗接代,这种事情却是最丢人的。

    再说王家现在就王大龙一根独苗,要是再没后,王家可就要断了香火。

    这也是为什么唐宛如答应丈夫借种的原因,她也不想王家到丈夫这一代就后继无人了。

    听见她的话,林晓东面上一怔,却是说不出话来。

    他现在走出去,恐怕就是有三张嘴,别人也不会相信,他和唐宛如没有关系了。

    再说眼前一个美女,把身姿展现在你面前,你能做到不动心吗?  “好吧!”  想到这,林晓东咬咬牙答应下来,反正事情都到走到这一步,就一切都不要想,好好享受再说。

    只见他说完,神情紧张走上前,抱着唐宛如,把她放在床上。

    或许是第一次在另外一个男人面前如此展露身材,唐宛如身体下意思有些抗拒,可是转念一想却是放开了,既然刚才都已经准备行动了,现在有何必扭捏呢!  想到这里,唐宛如她闭着眼睛,等着林晓东上来。

    可等半天,却根本不见见林晓东行动,睁开水灵的眼睛朝林晓东看去。

    只见这小子因为紧张,居然解不开裤子上的皮带。

    看到这里,不知何故略显紧张的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

    “你这傻弟弟,连裤子都不会脱了。

  ”她这一笑,顿时缓解房间紧张尴尬的气氛。

    林晓东脸上有些发热,不好意思道:“我,我这不是紧张吗?”  “让姐姐来帮你!”看到他如此,唐宛如起身帮忙林晓东脱掉裤子,只留下内裤。

    女人一旦想开之后,做事比男人都放得开。

    不过望着林晓东脱掉衣服之后,那坚实的肌肉,宽阔的胸膛,唐宛如心里顿时称赞不已,和林晓东相比,她老公的那身材简直就是不堪入目。

    脱完衣物之后,两人并排躺在床上,林晓东突然问了一个让唐宛如觉得好笑的事情。

    “唐,唐姐,接下来干什么?”  噗嗤!  唐宛如原本紧张的心情,被林晓东这两次的举动和问话,彻底放轻松起来。

    她好些好笑忍不住问道:“没想到晓东你居然还是一个初哥啊!难道在大学没有教什么女朋友吗?”  对此,林晓东有些尴尬,不敢回答。

    虽然他以前有一个女朋友,可是那时候颇有生活压力,他都一门心思读书,根本没有想过其他。

    对于床上的技术,他更是一无所知。

    “让姐姐教你!”唐宛如面上嫣然一笑,抓着林晓东的手放在自己引以为傲的地方,自从第一次见面她就对林晓东产生了一种好感。

    再加上他们年纪相差也不大,两人的关系可以说十分的融洽。

    掌心传来一丝丝的暖意,再加上唐宛如脸颊淡淡的红晕,林晓东也觉得呼吸有些急促起来,忍不住俯身朝唐宛如红润的脸颊亲去。

    男人在床上常常无师自通,只要你有一点点的引导,他就能找到前进的步伐。

    两人分开之后,两人眼中都散发着焦灼的火焰。

    “我要!”唐宛如口吐香气,伸手脱掉林晓东的裤带。

    那被压制的裤带被脱掉之后,看到眼前的景象,让唐宛如忍不住有些吃惊,这家伙好大啊!  眼神迷离的她,伸出玉手在上面轻轻撩过。

    那种难言的刺激感让林晓东差点叫了出来,太舒服了。

    不过才二十五六岁的唐宛如,浑身上下充满着少妇的气息,让从来没有接触过男女之事的林晓东渴望不已。

    在加上她的男人在外面房间,那种类似偷情的刺激却是让他火气顿烧。

    “我进来了!”  “恩!”  经过一番准备之后,两人的憋着的火气终于让他们开始了进一步行动。

    随着一声轻吟,唐宛如的眉头微微一皱,让林晓东忍不住关心道:“是不是很疼?”  唐宛如嗔怪看了他一眼,用近乎吟叹的声音道:“你的东西好大!刚开始慢慢来嘛!”  “哦!”林晓东闻言,身体起伏力度缓而慢,这样做起来的时候才能更加顺畅和舒服。

    他没想到唐宛如都已经结婚四年了,那个地方还那么紧致,让人欲罢不能。

  

夜晚,大山村里寂静无声,张晨从王伯家出医回来,嘴里哼着点小曲。

  夜风习习,吹拂过乡野田地,发出一阵沙沙声响。

  与此同时,村头一处人家院内升腾起的一阵袅袅雾气吸引了张晨的眼光。

  这户人家张晨知道,是村里美人牛姐家的。

  这么晚了,牛姐家怎么还有雾气升腾?一瞬间,张晨就想起了令他期待的东西,来了兴趣,嘴里嘿嘿一笑,蹑手蹑脚的走近牛姐家。

  离得近了,果然听见一阵稀里哗啦的水声,张晨咽了一口唾沫,只觉得口干舌燥,他知道村里比较穷,没几家用上浴室的,一般的女人都是在院内接根水管洗澡,没想到牛姐也是一样。

  不过一般女人在洗澡的时候院门都是锁着的,有些时候张晨遇到也没法一窥全貌,只能在外面听声音幻想其中的美妙景色。

  今天也是如此,他悄悄走到门前,把耳朵靠在门上偷听。

  哪不知,他一用力,院门居然被推动了。

  哎哟妈呀,牛姐居然没有锁门!顿时,张晨全身都激动起来,想着或许是晚了,牛姐也没想到这个点还有人,就忘记把门锁掩起来。

  张晨那个兴奋啊,悄悄的推开一丝门缝,就往里面偷瞄。

  但因为太过于得意忘形,张晨有些忘乎所以,一丝门缝看不清楚,就下意识一用力,“咯吱”一声,门就被他推开了。

  “啊,什么人!”牛姐全身一颤,尖叫一声,就朝着门口看来。

  他不由自主的跟牛姐的视线撞在了一起,心里那个慌啊,只能撒腿就跑!这时候牛姐也反应过来遇到什么了,尖叫一声:“啊,来人啊,有人偷看我洗澡啊!”永远别低估女人的声音,这一声尖锐几乎传遍了整个山村。

  顿时,不少睡下的村民被惊醒,听见有淫贼,就提着各种锄头榔头出来打算抓色狼。

  张晨看着村里的动静,心砰砰直跳,还好这时候他跑出了一段距离,看见别的村民,急中生智的把自己装作是其中一员,口里喊着抓色狼,其实悄悄的往自己家里挪。

  这黑灯瞎火的,色狼自然没有抓到,张晨听见外面的声音逐渐小了下来才算安稳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张晨还没睡饱就听见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

  “妈的,谁这么早吵人清梦。

  ”张晨抱怨了一句,但怕或许是谁找他有急事,就把门打开了。

  结果一开门,他就看见牛姐站在自家门口!今天牛姐打扮的十分漂亮,上面是一件洗的干干净净的花布衣,下面却是一条短裙配着黑丝,这要是在城里人看来绝对是不伦不类的,但张晨却觉得牛姐无比吸引人。

  虽然如此,可他没忘记昨天发生的事情,有些隐隐不安,心里想着不会是牛姐昨天真认出是他了,所以这时候上门来找麻烦了吧?想到这里,张晨有些心虚,就忐忑的问道:“这不是牛姐吗,这么早来干什么?”结果,牛姐站在门口,如水做的脸上却是一红,有些难以启齿的看着张晨道:“张晨,不好意思这么早来打扰你,我能不能进去说?”张晨松了口气,还好不是因为昨天的事情来找他麻烦,不然他岂不是溴大了,不过同时他心里产生了一股好奇,这牛姐这么早来找他干什么?“进来吧。

  ”张晨想着,就让开道给牛姐进来。

  结果牛姐进来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位上,过了半天才道:“张晨,是这样的,我生了点病,想找你看看。

  ”张晨一下子就放心了,原来是来找他看病的。

  大山村之前的村医本来是他师父,不过不久前,他师父死了,所以他继承了师父的位置,成了大山村新的村医。

  一想到牛姐是病人,张晨就恢复了正常,问道:“那你啥病了,说来听听,我帮你看看。

  ”牛姐似乎难以启齿,犹豫了半天才说道:“就是昨天晚上我洗完澡,或许是染了点风寒,今天早上胸口就疼了起来。

  ”张晨一愣,胸口疼?所以他好奇问了一句:“怎么个疼法,说具体点,哪里疼。

  ”结果这句话一出,牛姐闹了个大红脸,最后想着张晨是医生,才指着胸说道:“左边疼,今天早上起来,一压到就很疼。

  ”牛姐见张晨表情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有些不安的问道:“张晨,不会是什么严重的病吧?你一定要帮我治治!”牛姐将衣领子往下拉了拉,朝张晨抛了个媚眼,“要是能治好,少不了你的好处。

  ”张晨看得眼睛都直了,不过,他到也没有忘记给牛姐治病,见牛姐躺好,就开始了。

  “张晨,是什么病,你确认了吗?”其实这时候,张晨已经判断出来,牛姐就是那里先受了热,比较鼓胀,后来却遇冷迅速收缩,加上情绪紧张毛孔紧缩导致的拉伤。

  这不算什么大病,就算不找医生不过多久就会恢复。

  “张晨,你老实跟我说,不是什么大病吧?”牛姐(妈妈啊啊啊啊)此时脸色潮红。

  “我检查出来了,能治好,但是治疗过程……”张晨有些难为情。

  牛姐不懂,这时候也没那么害羞,就说道:“没问题,张晨你按按。

  ”事后,牛姐道:“张晨,你不会是借着治病占我便宜吧?”张晨没想到牛姐这么勾人,这时候情绪激动,下意识就点了点头。

  结果牛姐来了脾气:“张晨,你也太坏了,果然是在占我便宜。

  ”张晨吃痛,见心思被牛姐猜透,有些心虚,不过他抬起头,却发现牛姐脸色娇红的勾人模样,一副调笑神色。

  他知道是被牛姐调戏了,想他一个男人,居然被女人调戏,顿时就羞红了脸。

  不过这时候,牛姐突然凑到他耳边吹了一口热乎乎的气道:“你这个坏小子,我先走了,下个疗程再来。

  ”看牛姐走远,张晨脑子还有些乱七八糟,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

  就这样胡思乱想,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张晨的肚子也“咕噜咕噜”叫了起来。

  本来昨天去王伯家治病就消耗了不少精神,后来偷看牛姐洗澡被发现更是惊险,这都是消耗身体的事情,再加上今天早上什么也没有吃,张晨感觉现在饿得发慌。

  所以他就赶紧出门,打算去嫂嫂王翠兰家蹭一顿饭。

  嫂嫂王翠兰是他表哥张大胜的媳妇,严格来说算不得多近的亲戚,但两家关系不错,自从张晨父母出村再也没有回来后,除了他师父,就张大胜一家对他最好了,平日里他经常去蹭饭,所以没啥不好意思的。

  不过自从去年表哥张大胜也出村打工没有回来,张晨就很少去了,要不是今天实在饿,又不想做饭,他也不好意思去一个人去见王翠兰。

  主要是王翠兰也是村里的美人,身材比牛姐也不差。

  两家离得不远,张晨一会儿就走到了,因为熟络的关系,他进去前也没敲门,就这么直愣愣的走进了院子。

  但没想到,刚刚进来,他就听见一阵声音。

  难道村里的谣言都是真的,王翠兰真的趁着表哥张大胜不在家就偷人?想到这里,还有一丝气愤,表哥辛苦在外面打工挣钱养家,结果王翠兰却背着表哥偷汉子,真是红颜祸水,可耻!这么想着,张晨就想进屋捉奸,不过才等他进去,他就看见让他呼吸急促的一幕。

  只见一个女人躺在床上,不断的扭动着身子,这女人除了王翠兰还会有谁?王翠兰一下子站了起来,有些尴尬的问道:“张晨,你咋来了?”这时候张晨显得也有些心虚,就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就是来吃顿饭。

  ”不过好歹是有过经历的女人,再加上张晨也不算什么外人,王翠兰羞涩了一会儿,就赶紧回到屋子里。

  她出来后白了张晨一眼,有些不满的说道:“来也不说一声,害嫂嫂出丑。

  ”王翠兰脸蛋一红,上来就给了张晨一下:“你个小坏蛋,就不学好。

  ”

新婚之夜当我第一次看到张程的下面时,我甚至有些反胃。

  但奇怪的是,我的身体在张程的拨弄之下,居然敏感的有了反应,这也是我第一次了解到自己的身体——原来我如此渴望被男人疼爱。

  我开始期待面前这个我爱的男人能和我彻夜缠绵。

  那天晚上,我们折腾了很久,可是张程无论如何都没有反应,我的热情也渐渐消减了下去。

  张程很难过,我抱着他安慰了很久,告诉他哪怕没有性生活我们也能很好的生活在一起,更何况现在医学这么发达,总有一天能够治好他的隐疾。

  他因为我的话感动了很久,更是发誓会一辈子对我好。

  (上课时被同学摸出水来)于是,我的无性婚姻也从那天开始了。

  张程的确如他所说的那样,对我很好,我也一直享受着老公对我的宠爱。

  可是,我忘记了我也是一个正常的女人,也会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那是个夏天,上完最后一节晚课之后,我回到了办公室。

  办公室的其他老师已经下班走了,我也准备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学校突然停电了。

  在恐慌之中,我突然感觉到我的背后传来了响动,一个高大的男人贴近了我的身体,他的呼吸似乎就在我的耳边。

  我想要大叫,男人立马就捂住了我的嘴巴,紧接着,我就感觉到自己的后面被一支炽热的东西碰上了。

  我也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立马意识到了那是什么东西。

  我感觉自己面红耳赤的,我拼命的挣扎着。

  可是我的力气又怎么能比得过一个成年男子呢?我被死死的禁锢在他的怀中。

  我能清楚地感觉到,捂着我嘴巴、揽着我腰的男人有多么渴望。

  他咬我的耳朵,在我的脸颊吹气,透着衣服的面料我都能感受到滚烫的温度。

  我害怕极了,但同时心里竟生出了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奇妙的接触让我止不住腿软,全身都开始酥麻起来。

  我死命的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叫人羞耻的叫声。

  我是一个有老公的女人,在面对一个陌生男人这样流氓的举动时,我应该明确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可是自从与老公结婚后,我哪里体会过男人的温柔。

  我只是个女人,需要男人的宠爱!于是我放缓了抵抗与挣扎,感受着我后身传来滚烫炽热的触感。

  我甚至不知道我身后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模样,但正是这种神秘感,更让我的身体受到了刺激。

  身后的男人察觉到了我身体的变化,他伸手就撩我的裙子。

  紧接着,就在我的贴身内饰上疯狂地找寻着只有女人特有的敏感区域。

  厚大的手掌带着温度,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上灵活的撩拨着,我原本就酥麻的身体,更是有些站不住了,白皙的皮肤上都泛起了一阵红光。

  在我险些快要沦陷的时候,我脑海中浮现出张程往日里对我的照顾,想起他对我的百依百顺,又想起结婚这么久以来,他从来没对我发过脾气,我清醒了一些,抓住男人的手想要让他停止自己的行为。

  谁知他并不理会我的反抗,反而越发无耻地将手伸进了我衣服的里面。

  当他察觉到我早就有了一个女人该有的反应时,他手上的动作也随之加快了几分。

  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要燃烧起来。

  在黑暗中,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自己轻微的叫声,以及躲在我身后,抱着我的这个男人粗重的呼吸。

  男人听起来也越来越兴奋,他靠近我的耳边,吹着热气问我:“你想不想要?”我感觉到他的那里传来滚烫的热度,简直要将我灼烧掉。

  我的心好像要从胸口跳出,一个疯狂的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成型,这种压抑而不能释放的感觉快要把我逼疯了。

  我想尖叫呐喊,我需要正常的夫妻生活,需要解决我的生理需要。

  可是和张程结婚快有一年多了,我从未在张程的身下感受到作为一个女人的快乐,我仍然保留了身为女人的第一次,如果被外人知道了,这将多么可笑。

  这一年多里,每次当我有需要的时候,我就只能偷偷的抚慰自己,可是这哪里比得上一个真正的男人?我压抑了太久,我也明知道是自己的老公不行,但我也怕伤了老公的自尊心,所以这么久以来,我都忍住了一个年芳正好的女人的寂寞。

  长时间的压抑在我面对这个男人的时候,让我差一点就克制不住自己那可怕的念头……“谁在里面?”突然,门口亮起了一阵光,吓得我身后的男人立马松开了我,躲到了黑暗之中。

  我转过头,透着月色一看,原来是我们系的教导主任孙涛举着手机闪光灯站在门口。

  “原来是王茜,你怎么还没走?”“孙老师,您怎么也还没走?”“噢,刚刚电路跳闸了,我去看看,马上就走。

  ”孙涛一边说,一边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

  我的心跳得很快,如果不是刚刚孙涛的出现,刚才我可能就顺从了那个男人,我的理智瞬间恢复,为我刚才的行为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133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789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510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53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5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331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422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e.aspx?52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