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august taylor,新手必看

“你说说要是我发到你们学校网站上,这下子每个师生都能瞧见,你说到时候你不就火了吗?说不定啊你还得感激我呢。

  ”迈克一脸的认真,仿佛这件事说的跟真的一样。

  马婷婷初出茅庐,根本不是迈克的对手,三言两语就已经起了害怕。

  不,我可千万不能让迈克把这个视频传出去,否则大家都知道,我私下是这样的人,简直是太丢人了,一定会被人耻笑的。

  .而且还有妈妈,她要是知道了,我心心念念想着的对象,竟然是迈克老师,一定会接受不了的吧,她会不会觉得有我这么一个女儿,实在是太给她丢脸了。

  “不,不要。

  我求求你,不要。

  ”马婷婷处于无奈,被一个个想法压迫着,她小声的说道,只是迈克刚开始听不太清,皱着眉,竖起耳朵,严肃的问了一嘴:“你说什么?”马婷婷却误以为,他这是在威胁自己。

  咬这双唇,脸色微微惨白,狠下心来继续大声说上一句。

  “不,你不要把这视频传出去,你要做什么我都会如你的愿。

  ”“这就乖了嘛,早一点说不就好了嘛,何苦让我白费这么多力气。

  ”果然这个视频还是好用的,不往自己昨天截了那么久,今天总算是没有白费。

  迈克心中的高兴,自然不能让马婷婷瞧见。

  盯着她仍然害怕的蜷缩着身子,迈克笑的开心得意,向着马婷婷走过去。

  “乖,千万不要害怕,我可是会很温柔的。

  ”迈克就像笑面虎,不断地安慰马婷婷。

  或许是因为他的这些话,马婷婷果真安静,任由迈克用勾起的手指,将自己的下巴抬起。

  再眼睁睁的看着,迈克那俊俏的面孔和自己离得是越来越近,逐渐缩短。

  直至光芒都已经消失不见,面前只有漆黑的一片。

  心中甜蜜而又兴奋。

  这次迈克很是享受,他的脑中不断回放昨天晚上看过的视频。

  上面的画面不断刺激着他的小脑。

  刚想进一步动作,时机不巧,门再一次清晰地响起。

  “乖女儿,妈妈今天回来了,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做呀。

  呀!这,迈克老师也来了呀。

  ”孙玉梅把门关上,一扭头,看见熟悉的包,按捺不住心中那点悸动,竟然顾不上脱鞋,直接飞奔,跑来马婷婷的卧室。

  隔着门,听见声响,两人触电般飞快推开对方,坐在那里,面红耳赤,盯着,马上就要闯进来的孙玉梅。

  “迈克老师。

  ”孙玉梅两眼放光,顾不上旁边女儿的存在,踱步走到迈克的面前。

  这才几天未见,怎么消瘦了许多?异样的光芒打在迈克的身上。

  迈克抖动身子,起了寒战。

  下意识看一下身边的马婷婷。

  马婷婷早就像受惊的刺猬,将自己团成一团,愧疚的看着孙玉梅。

  完了,这个小妮子怕是再次会避开自己一段时间了。

  迈克心中愤愤的想着,对孙玉梅也不自觉,多了几分恼意。

  “你可好久没有来了,是最近有什么事情吗?”孙玉梅像是看不出迈克眼中的嫌弃,伸出小手,搭在迈克洁白的手臂上,竖起指尖,一步步向上划走。

  迈克不上心中激起的情意,飞快将自己的手从孙玉梅手中抽回,一本正经走到马婷婷身边,站直了身子,正义凛然的说道。

  “抱歉,前两天有事,学校那边耽误了一些,这才没有过来,从今天开始,我一定会准时来给马婷婷同学补课的。

  ”果然处于(男女性故事)爱情的女人,智商都为负数。

  孙玉梅自然看不出迈克对自己的嫌弃,还在那儿有意无意的,像迈克靠近。

  两人你退我进,你追我赶,玩得不亦乐乎。

  马婷婷率先忍不住了,咳嗽一声,揉了一下鼻子,对着孙玉梅说到。

  “妈妈,迈克老师好不容易来一次,今天晚上你还不赶紧做饭,别让老师回去吃了。

  ”“啊,对对对,你瞧我这记性。

  ”孙玉梅一拍脑子,喜气洋洋,转到厨房房间,只留下两人面面相觑。

  马婷婷顾不上此时的面红耳赤,双手抱成一团,将身子往后一缩,老老实实坐在书桌前。

  把那些东西全都摆出来,看起来是想要学习的模样,但实际上书本连放倒了都不知道。

  迈克也不着急,这一次虽然人没得手,但关键证据还在手里握着,他就不相信,马婷婷能躲着他一时,躲得了他一世。

  晚饭,三人坐在一起,迈克还兴高采烈与孙玉梅谈论,就好像刚才的事从未发生过。

  马婷婷一个人闷着头在那儿吃着饭。

  平日里的饭菜是那样的可口,可是今日为何如此索然无味?躲在孙玉梅身后,马婷婷不情愿地同迈克说了一声再见。

  迈克有意无意,留下一句:“明天见。

  ”转身大步流星走了。

  马婷婷一个人仍停留在迈克刚才的那句话中,她似乎觉得,这句话在同自己表达什么含义。

  师范学校。

  每天中午,迈克翘着二郎腿儿,靠着椅背,只要在那闭目养神,不出几分钟的时间,伴着饭菜的香气,清淡的女人香,就随之飘至他的鼻尖。

  “来了?”迈克睁开一只眼睛,打量着面前穿着裙装,身材高挑,眉清目秀的范玲玲。

  她熟练地放下手中的保温饭盒,任凭迈克拽住她的一双手,来回抚摸。

  只是低眉顺眼,调戏般怒吼一声:“就不能正经点儿。

  ”迈克自然知晓,范玲玲一点也不在意。

  抹了一把嘴巴,将范玲玲拽到自己怀中,隔着腰肢,伸手打开饭盒。

  闭上双眼,凑过去细细闻上一遍。

  “嗯,真香。

  ”“你说的是人啊,还是这饭菜啊?”被迈克抱在怀中,也不知是喘不过气,还是被迈克身上的男子气概所吸引,范玲玲满脸通红,浑身体温飞快升高。

  只有扭动腰肢,才能让现在的自己变得舒爽一些。

  “饭香人更香。

  ”绅士般抬起范玲玲的一只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迈克轻搭上去,只留下一个飞快地吻,甚至来不及回味,已经跑开。

  迈克的办公室在一楼,和外面只隔一层透明的玻璃,不时有一两名学生路过这里,一扭头就看见亲密的二人。

  大多为男生,个个愤怒的瞪大双眼,不可思议的盯着平日里学校最为高冷优雅的女神,此事经像小猫咪一样乖乖的,坐在迈克身边。

  让人大跌眼镜。

  这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让迈克十分得劲儿。

  坐直身子,高高扬起头,享受范玲玲亲手喂饭,不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对的。

  “我可该走了,下午还有课呢。

  ”两人吃完饭,温存许久,一看手上的表针,范玲玲知道时间有些着急,赶紧脱离迈克的怀抱,飞快的跑向门外。

  匆匆忙忙之间,似乎忘记,上课用的书本,还留在迈克的书桌上。

  一路上,范玲玲始终回味刚才两人之间的种种,根本停不下来,嘴角也向上扬起,只是她本人并不知晓。

  一堵高大的“墙”,出现在范玲玲面前,不由分说挡在她的前方。

  范玲玲来不及刹车,一个猛子扎进“墙”里。

  “墙”并没有想象中的疼痛,但还是让范玲玲捂住发红的鼻子,皱着眉头,带着一点怒气。

  “谁呀?走路不长眼睛吗?竟然撞到我了,你就不会说一声抱歉吗?”“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这范女神,这是打哪儿来呀,怎么手上还提着饭盒,难不成是给谁送饭去?”范玲玲心中一惊,刚才被撞的头脑昏花,全都一拍而散,她已经听得出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

  林伟光,师范大学有名的富二代。

  仗着自己家中有钱有势,连老师都不放在眼里。

  他的座右铭,只要是我想得到的,绝不会让给别人,哪怕是毁掉。

  林伟光追求范玲玲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但范玲玲一向对这种骄傲自大,放荡不羁的富家公子,没什么好感,自然也对他冰冰凉凉,爱答不理。

  没想到今天竟然叫他给撞上了,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别挡路。

  ”范玲玲留下这简单的三个字就想穿过去。

  心中感慨,你个富二代。

  可千万别再招惹我。

  明显,林伟光今天,不想轻易放范玲玲离开。

  哼了一声,转到范琳琳面前,顾不得她的拒绝,捏起手指,将她手中的保温饭盒,举到自己面前,飞快打开,里面空空如也。

  凑过去,留下的余香,仍然往鼻子里钻。

  林伟光学着迈克的样子,赞叹一句:“呦,真香。

  ”同样的赞美,偏偏在林伟光这,范玲玲只听出浓浓的厌恶,和反胃。

  压抑住肚子里的翻江倒海,范玲玲低着头,压着嗓子,真想赶快离开这儿。

  本想伸手抓过饭盒,谁知林伟光比她反应更快,已经率先将她的手,攥在自己的手心中央。

  强劲的力道,使得范玲玲不由自主,往前方奔去,再一次和面前的这堵“墙”来个亲密接触。

  这个林伟光平日里打架,抽烟,喝酒,无恶不作,身上常年是浓重的烟味儿。

  这股气味儿熏得范玲玲浑身不自在,拼命捶打他的胸膛,想要和他保持一定距离。

  可偏偏,林伟光怎么会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时机。

  不对范玲玲做些什么,已经是很他正人君子。

  “你到底要干什么?这可是在学校,我就不相信,你敢拿我怎么样?”范玲玲终于察觉,林伟光现在的图谋不轨,心中带着一点恐惧,四下搜索。

  这里人烟稀少,地处偏僻,是一个死角,恐怕不是特意,根本不会有人过来。

  林伟光早就想到这一点,他得意地昂起头,开心地哼了一下鼻子,那洋洋的神情,仿佛在说。

  有本事你就逃,我看你能逃到哪儿去。

  “你说说我追求你这么长时间,你对我爱搭不理,没想到你竟然会对一个50多岁的糟老头子感兴趣,为什么?就因为他长得白吗?”这个50多岁又白的糟老头子,说的正是迈克。

  范玲玲心中一凉,终于明白,怪不得今天林伟光会专门来堵她,原来刚才的那一幕,他也瞧见了。

  原本还带着一点羞愧,听到最后,范玲玲也气到了不行。

  骄傲的把头昂起,怒视着林伟光。

  “没错,我喜欢谁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我告诉你最好离我远一点,否则,我一定让你尝尝后悔的滋味。

  ”

老李是个老中医,退休之后,无所事事只能在自家院子里种种瓜果蔬菜。

  这天他想给自家地松松土,想起家里锄头坏了,就找隔壁邻居借工具,一敲门老李愣住了,开门的不是张成,而是他娶得新媳妇儿,叫做刘春钰。

  刘春钰今年二十三,刚嫁进村里的时候,引了不少人去看,整个村子的男人都羡慕张成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

  “李大爷,您有什么事儿么?”刘春钰扶着自家门,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问道。

  老李不到五点就起了,刘春钰显然也才刚醒,睡眼朦胧,浑身上下就披着一件睡裙,扣子还有一粒没有扣上,老王居高临下正好能看到那一片雪白,还有那性感的小肚脐。

  二十三岁的刘春钰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那身材用句流行的话来讲,可真是老霸道了!特别是那双修长浑圆的大腿,更是引人注目。

  村子里不少闲汉背地里都说过,要是能和这样的女人成为一夜夫妻,给个神仙都不换!老李今年刚好五十,老伴年轻的时候就没了,单身多年火气憋了不少,见到这场面,顿时血流加速,呼吸都带着灼热的气息,一个激灵顿时来了感觉。

  “春钰啊,你们家张成不在家?”老李往前走了两步,因为张家门口略微有些狭窄,身子和刘春钰差点就贴在了一起,即便是这样,两人之间微微一碰,也弄得老李心头有些异然。

  本来还有些困倦的刘春钰,与陌生的男人侧身而过,正是初尝禁果的年轻少妇,身体敏感的惊人,顿时如同过电一般,整个人都清醒了。

  她也没多想,只是把身子退回去,顺势将老李让进门来:“张成昨天就去城里打工了,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了。

  ”“这小子也还真舍得。

  ”老李打了个哈哈,可心头却是猛地一荡,这么说这小娘皮就剩下自己在家了?“啊,对了,我想来借把锄头,春钰能不能给我找一把?”“叔,您先坐着,我去给您找找。

  ”说完刘春钰转过身,就去给老李找锄头去了。

  老李坐在院子中的凳子上,眼睛却始终盯着刘春钰的翘臀上。

  刘春钰走到了墙根,低下身子似乎在翻找锄头,这么一弯腰,老李鼻血都差点没喷出来。

  刘春钰此刻穿着的睡衣,本来就盖的不严实,她这一弯腰,挺着臀,本来就不长的裙摆直接扯了上去,裙下的风光一览无余,即便老李离得有些远,都能清晰的看到她穿着的款式夸张的贴身衣物,看不出来刘春钰还有这种爱好。

  “李叔,您要的锄头我给您找到了。

  ”拿着锄头,刘春钰笑盈盈的对老李说道。

  老李赶忙将视线从下方转到别处,尴尬的笑道:“春钰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虽然咱年纪不小了,可也才刚刚五十,这身体比起小伙子还要壮,你这么叫岂不是把我给叫老了。

  ”刘春钰一愣,笑道:“那我管您叫什么?”“叫哥!李哥!远亲不如近邻,以后你就是俺妹子,俺得照顾你啊!”刘春钰俏脸一红,没想到老李还有这么一出,说道:“行,以后要是不当人面,我就叫您李哥!”“您这大早晨也没吃饭呢吧?”刘春钰突然想起什么,拉着老李进了屋里,转身进了厨房,“您在这里等着,早上我下完面条,您别嫌弃跟着吃点。

  ”还没多久,就听着厨房里传来刘春钰的声音:“李哥,进来帮我从柜子底下拿桶油。

  ”老李应声进去,蹲下身子从柜子里拿油,一抬头就看见刘春钰微微弯腰,浑圆雪白的大长腿就在眼前,裙下风光似隐若现,老李看的渐渐出了神,可毕竟年纪大了,蹲了一会儿身子就止不住的晃悠,老李一个没(上门女婿的三姐妹)小心直接一头栽向前去……年轻的气味,年轻女人的气息让老李感到愉悦,就在他即将贴上去的时候,还是撑住了自己的身体。

  突然刘春钰一抬身子,后身猛地怼在老李的脸上,这一下来的突然,老李还没来得及享受那柔软,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李叔,你没事儿吧?”刘春钰急忙低下身子。

  老李不疼那是假的,可刚一抬头,他直接就愣住了,刘春钰穿的本来就是宽松,这么一低身子,夺人眼球的风光彻底暴露出来。

  一切美好的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眼下的美丽景色。

  “疼疼疼!”老李慌忙掩饰,刘春钰也没把之前自己被袭臀的事情放在心上,只是紧张的把老李扶了起来:“我扶您去那边坐坐。

  ”姣好的身子贴着老李的胳膊,他心头早就荡漾起来,还回头宽慰刘春钰:“没事儿,没事儿,你李哥这身体不比年轻人的差,这一下算什么。

  ”刘春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面的慌张也减轻了许多,看向老李也多了几分歉意。

  老李坐好后,刘春钰也不敢放松,一双嫩手在老李腰间摁来摁去,生怕老李出点什么问题。

  享受着刘春钰小手的抚摸,老李舒服的差点哼出来,说道:“没事儿,就是摔得肉有点疼,没什么大碍。

  ”“要不我给您揉揉?”刘春钰看到老李呲牙咧嘴的,也觉得不忍心。

  “这怎么合适,我这一个糟老头子。

  ”老李推辞道。

  “别说这个了,您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这日子以后可没法过了。

  ”刘春钰让老李趴在了他们的婚床上,“您躺好了啊,我给您揉揉腰。

  ”老李躺好后,刘春钰就在他的后腰上揉揉捏捏,弄得老李好不快哉,身体的反应越发强烈起来,“真好,春钰你这手的劲儿可真巧,要是跟我去学推拿医术,一定厉害。

  ”“坏了!李哥,你还说没事儿,你这儿都肿起来一个包!”刘春钰的手摸到了前面,这猛地一碰,老李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娃子到底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这东西能随便碰么?老李连忙打了个哈哈:“没事儿,没事儿,我这都是老毛病了,回头我贴上几贴膏药就好了。

  ”他可不敢继续留在这里了,裤子里的端倪,要是让刘春钰发现了,那就不好了!看着老李执意要走,刘春钰也只能同意,看着老李夹着腿走出去的模样,她心里还很担忧,毕竟老李一把年纪了,刚才那一下,真要是撞出个好歹,村子里还不定怎么传她闲话呢!看着老李离开的背影,刘春钰眯起眼睛回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嘴角露出一个神秘的笑容。

  走在回家的路上,老李还在回忆刚才的美妙瞬间,兴奋地同时又觉得可惜,不过来日方长,张家就刘春钰在家,自己就守在刘春钰的家门口,一个初尝禁果的女人,那里会忍得住,到时候也许就是自己的机会。

  老李正准备回家,老远就看到一个女人站在自己家门口,老李的脸色瞬间起了变化。

  老李退休前在镇子里的中医院当大夫,平日里就很好心,退休之后,赋闲在家时不时的给人看看病,收一些诊金,平日里用来交租金。

  老李的房东是个近四十岁的寡妇,姓蔡,村里的人当着面叫蔡姐,背着就叫蔡寡妇,别看她今年快四十了,但保养的还不错,细皮嫩肉,身材也不算太走样,对别人虽然不假颜色,但总是似有若无的勾引老李。

  

  从外遇成本来看,找小姨子发生婚外情,实在是一件投资最低、风险最小的买卖:一来,小姨子是自家人,又毫无血缘关系。

  姐夫在与之朝夕相处时,有很多机会可以投其所好,拉近感情。

    一、小姨子年轻漂亮  一般在众人的概(一个添下面两个吃奶)念里:妹妹都会比姐姐长得漂亮,大多数的童话故事里的妹妹,都是既美丽又善良的,而姐姐则比妹妹要逊色许多。

  再加上喜新厌旧是所有男人的通病(其实也算不上是一种病,而是人的一种十分正常的心理罢了),且人都有不断探索新领域的奇心,所以,男人们喜欢上年轻漂亮的小姨子们,也就变得习以为常了。

  男人为何喜爱小姨子  二、小姨子单纯好骗  当年李煜勾引娥皇的妹妹女英时,女英才十五岁。

  一个女人在豆蔻年华,少女怀春之际,她总会对男人抱有各种各样的幻想,年龄相差不大的姐夫们便成了这些少女们的梦中情人。

    由于自己的年少无知,小姨子们往往对自己身边这些有着亲戚关系的男性没有多少防范。

  而这些有着小姨子情结的男人们却早已是熟知女人心理的老手了,他们往往能够轻而易举地把这些少女诱骗到手。

  纵使被妻子和丈母娘知道了,最多也只是关起门来打一下狗,打开门再放出去,狗又变成了男人。

  手心手背都是肉啊,这种事真的不太处理,打到哪边都会让人产生一种刺骨的伤痛。

  男人为何喜爱小姨子  三、小姨子无血缘关系  现实生活中,大多数男人还是有最基本的良知的,动自己的母亲以及自己的亲女儿、亲姐妹的,毕竟只是少部分,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但是,动毫无血缘关系的小姨子就不一样了,姐夫们往往占据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优势,且下起手来快又狠。

  小姨子,半个妻,小姨子的屁股蛋蛋,有姐夫的一半,这些民间谚语,讲得并非没有一丝道理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d.aspx?320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d.aspx?124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d.aspx?155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d.aspx?306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d.aspx?237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d.aspx?1571.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d.aspx?331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d.aspx?37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