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pinay pinoy sex,新手必看

“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主任了!好,我告诉你齐昊,你被开除了,现在就收拾东西马上给我滚!”“行,至少我无愧于心!”齐昊眼中闪过一丝怒色,随即离开。

  他自有依仗,并不担心找不到工作,大不了就回老家继承老爹的医馆,也比在这里受气好。

  昂首走出办公室,路上齐昊看到了一群人径直走向陈富国的房间,不过他也没在意,回到自己的位置,便准备收拾东西离开。

  “主任,你消消气,别气坏身子了,不值当。

  ”林媚连忙关上门,给陈富国按摩,帮他消火。

  “玛德,一个小小实习生,居然敢那么嚣张”陈富国一脸的愤怒,不过当他眼睛瞄到林媚敞开的衣襟时,心里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起来。

  “哎哟,主任你好讨厌。

  ”林媚注意到陈富国的目光,故意把衣领拉敞开,让他可以看到里面更多的风光。

  “你这小蹄子,有你在身边,我真是要日夜‘操’劳了”陈富国贱笑一声,把林媚一把抱在怀里,重新开始刚才被中断的事。

  “咚咚咚”一阵平缓的敲门声响起。

  “谁啊?”陈富国不耐烦的喊道,双手不停歇的继续动着。

  “韩立,我找齐昊!”“没空,现在正忙着看病呢,走吧,下次预约个时间再来。

  ”陈富国此时已经被色欲冲昏了头脑,也不多想,直接让门外的人离开。

  “主任,是韩院长啊,门外是韩院长!”林媚原本满脸潮红,听到门外是谁之后,顿时脸色大变,挣扎着站了起来“韩院长!”反应过来的陈富国马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一把推开林媚,冲到门口把门打开,连衣服都忘记整理了,显得狼狈不堪。

  “陈主任,你还真的是忙于业务啊,连见见我这院长的时间都没有。

  ”韩立面色一黑,看到陈富国被扯的半开的白大褂,又看看房里林媚一脸不正常的潮红色,哪里不知道刚才正在发生了什么事。

  “我身为主任,理应以身作则,忙点没什么,都是应该的。

  ”陈富国不断的点头哈腰,一脸谄媚。

  “哼!”当着外人的面,韩立也不好发作,对身后的一名穿着OL装的女子歉意道:“萧总,让你见笑了,里面请。

  ”只见一个容貌精致,身材高挑的女子带着两个虎背狼腰的跟班走了进来,她戴着黑框眼镜,脚踏黑丝高跟,眼神凛然,往那里一站,久居上位的气势自然散发出来。

  这个女人不好惹。

  只是瞄了一眼,陈富国心里便自然闪现出这个念头。

  待看到韩立主动让位给她,更加肯定女子不是个普通人。

  “这位是日升集团的总经理,萧雪芙女士。

  ”只是淡淡一句,陈富国便心头剧震,无他,实在是升日集团太有名了!国内排名前三,全球排名前十的超级巨头企业,旗下产业众多,横跨多个领域,据说还有军方背景掺杂其中。

  作为日升集团大本营的东升市,这里将近有一半的产业都刻着日升的影子。

  而其集团老总萧雪芙,那可是跺跺脚,整个东升市都得抖一抖的大人物。

  这种级别的存在站在自己面前,陈富国又哪里能镇定得下来。

  “萧总,大驾光临,实在蓬荜生辉,不知道小的有什么可以帮到您的呢?”陈富国已经彻底放弃了自己的脸面,把自认为最亲切最谦卑的姿态展现在萧雪芙面前,那谄媚的劲儿,简直比见到他亲生父母还要来得狂热。

  而林媚则是不易察觉的后退了几步,她与萧雪芙比,犹如云泥,攀比的心思有都不敢有。

  面对着陈富国的谄媚,萧雪芙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明显的厌恶之色,但想起自己的目的,只得压着性子问道:“听说,你这里有个叫齐昊的实习生是吗?”“齐昊!”陈富国心中一凛,随即不停偷瞄萧雪芙,想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端倪,只是萧雪芙万年冰霜的表情实在让人难以知晓她的真实情绪。

  而韩立站在旁边也是一脸疑惑,这一大早萧雪芙就来势汹汹,指名道姓要找齐昊,他现在只希望齐昊千万不要惹到萧雪芙,不然他这个院长估计也当到头了。

  犹豫了一会,陈富国发现萧雪芙好像有些不耐烦,这才小心翼翼的问道“萧总,请问您认识齐昊?”萧雪芙没有回话,宛如刀锋般的眼神平静的盯着陈富国,熟识她的人都知道,萧雪芙向来雷厉风行,不喜欢说废话,尤其现在问他话的还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科室主任。

  被这么一盯,陈富国顿时汗就下来了,萧雪芙想要弄死他,那就和踩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萧总稍等,我立马就去喊他过来。

  ”说完,陈富国就着急忙慌对的跑了出去,同时心里不停祈祷着齐昊可千万别走了。

  不一会儿,就看见陈富国满脸堆笑的拉着齐昊走了过来。

  “你就是齐昊?”萧雪芙站起来,缓缓踱步到齐昊面前,高跟鞋敲击地板的声散发出淡淡的压迫感。

  齐昊将近180的身高在场中已经算是高的了,但是这个女人居然能和他平视。

  “我就是齐昊。

  ”面对萧雪芙凌厉的目光,齐昊面色不变,眼神清澈。

  他知道面前这人的权势,虽然有些惊讶名震东升的萧总是个如此美丽的女人,但他依旧不卑不亢。

  萧雪芙有点讶异,这个年轻人居然能如此镇定,她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之色,而后继续问道。

  “你昨晚,在文成路那边的森林公园,是不是帮一位老者进行了针灸?”“没错。

  ”齐昊坦然点了点头。

  昨天晚上,长达四年的封针期刚好解封,又正好遇到一位谈吐投机的老先生,跟自己对弈的时候病发,于是齐昊毫不犹豫用了尚未掌握针术帮他治疗,算是救了老人一命,尽管伤了元气,但他并不后悔。

  不过齐昊好奇的是,为什么萧雪芙会找到自己?“被你针灸之后,那老者没多久就进了医院,而他是我的父亲!”萧雪芙此话一出,整个房间刹那间变得极度压抑。

  韩立愤然的看着齐昊,目光有些怜悯,也有些痛恨,一生把精力都奉献给医学事业的他,最痛恨就是胡乱医治的庸医。

  林媚看着齐昊,一脸的惊讶,心中却是快意之极。

  之前还以为齐昊攀上了根大腿,没想到最终是这么个结果。

  最开心的当然要数陈富国。

  一开始还以为齐昊跟萧雪芙有什么关系,吓得他心里惴惴不安的,不过现在看来,这是来寻仇的啊。

  陈富国顿时热血上涌,感觉自己一飞冲天的机会到了。

  “混账!”陈富国此时瞬间站了出来,走到萧雪芙旁边,痛心疾首的说道:“齐昊啊齐昊,果然我一直以来没看错你,你就是个医德败坏的家伙。

  ”“之前乱给病人开药方,现在还居然还敢胡乱给人针灸,你这庸医,你这草菅人命的败类,你就不配继续当医生!”陈富国唾沫星飞的骂着,心里正得意自己反应迅速,这次表现好了,在萧雪芙心里留下个不错的印象,那以后升职加薪还不是唾手可得。

  陈富国骂的得意洋洋之时,却没有发现萧雪芙的眼神越来越冷。

  “啪!”的一声。

  清脆,响亮。

  场上众人都有些懵逼,尤其是晕头转向摔在了地上的陈富国。

  萧雪芙的手还保持扬起的姿势,眼神淡漠。

  齐昊眉毛微挑,心中却有些赞叹,这一个耳光打的真漂亮。

  陈富国则是一脸懵逼看着萧雪芙,眼神中有数不尽的委屈,这剧本不对啊,为什么自己会被打。

  只见萧雪芙放下手,冷笑一声,一字一顿的说道:“你刚才说,齐昊是庸医?”空气静的仿佛凝固住了一般,这一连串的变化反转,让在场人的脑子都有点拐不过弯来。

  先是萧雪芙说齐昊的针灸使得他父亲入院,紧接着陈富国跳出来指责齐昊庸医,然后萧雪芙又直接给了陈富国一个大嘴巴子,这里面的逻辑因果,实在有些让人捉摸不透。

  “萧总,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虽然忌惮萧雪芙,但怎么说,陈富国也是自己手下的人,当着自己面前打他,韩立要说视若无睹,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没误会。

  ”萧雪芙眼皮都没翻一下,平静的说道“他骂齐昊是庸医,我就打他,很正常。

  ”“可是,萧总你刚才不是说,齐昊的针灸害的你父亲进了院吗?”韩立一脸的不解,刚刚爬起来的陈富国心中也是很不爽,我帮你父亲出头,你还打我,有钱就能不讲道理了?“这个,我可以解释下原因。

  ”自始至一直保持旁观者态度的齐昊终于开口了。

  “昨晚,萧老爷子情况很危险。

  ”“暗疾发作,血管爆裂,我当时用针灸帮老先生止血,同时疏导出部分的凝固血块。

  在帮他稳定病情后,就让他尽快去医院接受治疗,毕竟我当时也只是应急之施,没有完全治好。

  ”“也就是说,萧总说的住院,是萧老爷子被你救了后再住院,而不是因为你胡乱针灸导致的?”韩立捋清了思路之后问道。

  “没错。

  ”齐昊平静的说道,同时眼神有些玩味得看着陈富国,这位刚才得表演可是非常精彩呢。

  而这边陈富国早就是一脸吃屎得表情,这回真的是自己犯贱了,别人都还没说完话,自己就跳出来急于表现,结果伸出去脸给人打。

  教训完了陈富国,萧雪芙像是随手处理一件辣鸡一样,毫不在意,转向齐昊道:“齐昊,我也不废话,现在我父亲旧疾复发,昏迷前指定让你过去,而医院那边说开刀的话,风险很高,所以我希望你能出手救救我父亲”萧雪芙倚靠在桌边,圆润饱满的身材的体现的淋漓精致,但她接下来说的话却让在场的人震惊无比。

  “只要能救我父亲,我萧雪芙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

  ”萧雪芙盯着齐昊的眼睛,神情无比郑重。

  “力所能及之内的所有要求!”萧雪芙答应的一个要求!听到这个许诺,哪怕是韩立这种对物质不怎么看重的人,也是满脸的羡慕,更不用说双眼放光的林媚跟目瞪口呆的陈富国了。

  “抱歉,我不能。

  ”谁知道齐昊轻轻的摇了摇头,拒绝了萧雪芙的请求。

  “我已经不是一个医生了,无法替你父亲诊治。

  ”“怎么回事?”萧雪芙听到齐昊的回答,一直都以冰山示人的脸上,首次出现了愤怒的神色。

  “刚才陈主任已经把我开除了,我以后连实习医生都不是,又怎么能给人医治?”齐昊一句轻飘飘的话,吓得陈富国扑通一声瘫倒在地,站在一旁的林媚也下意识往旁边移了几步,仿佛要跟陈富国划清界限。

  他们明白,齐昊这是要和他们清算了。

  “韩院长,我要一个解释!”萧雪芙转过身,向韩立厉声质问道。

  如果齐昊不出手的话,自己父亲就只能冒险开刀,这里面的风险太大,她承担不起。

  “陈富国,你给我说清楚,齐昊这么优秀的医术,怎么会被开除!今天你不给我说清楚,你这主任的位置就做到头了!”感受到萧雪芙心中的愤怒跟他身后那两个保镖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韩立只好把矛头指向陈富国,硬着头皮问道。

  “院长,我,我……”陈富国完全不知道要怎么说,毕竟赶走齐昊的事情本来就不光彩,哪怕是有正当理由,在萧雪芙面前敢说?这不是找死嘛。

  “院长,这事情我知道!”此时林媚突然站了出来,满脸正气,愤慨的说道:“陈主任一直在针对齐昊,时不时找点事情刁难他,这次把齐昊开除,也是因为齐昊没有按照陈主任的药方对病人开药,逮住这个借口就把齐昊开除了,实在是无耻之极!”此时的情况,林媚看得清楚,这个时候还不站队的话,争取点齐昊的好(两性口述小说)感,一会就得为陈富国陪葬,她可没那么重感情。

  “林媚,你……”陈富国被林媚的落井下石给噎的差点喘不过气。

  这浪蹄子,需要自己的时候就在胯下婉转承欢,大难临头了就踩自己一脚,变脸如此之快!齐昊一脸平淡的看着这一切。

  对于林媚的选择,他没有感到丝毫意外,这女人精明得很。

  林媚现实,是为了生存,陈富国活着是在害人,不知道有多少贫苦家庭因为付不起高价的药费,只能等死。

  所以齐昊可以放过林媚,但是绝不会放过陈富国。

  “药方?拿来看看”在韩立的吩咐下,林媚把那张病历表递了过去,此时的陈富国满脸大汗,已经心如死灰,怎么挣扎也是于事无补。

  “这药开得没问题啊。

  ”韩立仔仔细细的看完之后,向陈富国责问道:“陈富国,这是怎么回事?!”“这个药开便宜了。

  ”还是林媚抢着回答道:“陈主任和齐昊的开的药效虽然相同,但是后一种药,陈主任可以抽成好几百,齐昊开的药没有抽成,所以陈主任就用这个借口把齐昊给开除了!”既然已经站队,林媚也就索性把事情统统抖了出来,做人就最怕首鼠两端,为人精明的林媚又怎么会不懂。

  “韩院长,看来你这第一人民医院内部有些问题急需解决啊,我看得找个时间跟林国栋好好谈谈才行。

  ”萧雪芙随口一说,韩立马上就慌了。

  林国栋,那可是卫生局局长,他一声令下,自己还不是分分钟撤岗离职?、加上这件事本来就是陈国富理亏,也由不得他不客气了。

  “陈国富啊,陈国富啊,我当初提拔你上来,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现在却做出这样的事情,太让我失望了!”韩立满脸痛心疾首的表情,继续怒骂道:“你为了赚钱,罔顾了自己作为一个医生的责任,你跟本就不配当一个医生!”“从今天起,你陈富国不再是我院的科主任,甚至不再是我院的医生,现在马上给我滚!”韩立的咆哮声传到了走廊上,加上门本来就半掩着,很快就聚集了一批人过来。

  陈富国听到这话,眼前一黑直接跪倒在地,连滚带爬的扑到齐昊面前大神求饶,鼻涕横流,再也不复刚才威严的模样。

  “齐昊,你大人有大量,就饶了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收回扣了,我保证以后当个好医生!”哭声震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陈富国有天大的冤情。

  他没有去求韩立,因为他知道,目前能做主明显是齐昊,如果齐昊不饶了自己,那他的医生生涯算是完了。

  “我的天,陈富国那老东西居然在给齐昊求饶?我的眼睛没花吧!”“真的假的,刚刚齐昊不是还要被开除的吗?”“真是没想到,一个实习医生居然让科室主任跪地求饶~”“你们没看见看那个女的吗,估计就是齐昊请的大靠山。

  ”

最美的青春给了他,他却是个懦夫!和他在大学时认识,一开始是他追求我的,说我的眼睛特别美,像宫泽里惠和李嘉欣的结合体,还说他是最幸福的男人,女友拥有两个跨国美女的特质。

  他从来是那样油腔滑调,我就是喜欢,这也是我性格上的弱点,只要是我喜欢的,他有什么缺点我都包容。

  我的大问题是性急,无法等待,也有点火爆和不安分。

  我有白羊座的火爆性格和野心勃勃,工作狂,喜欢挑战,好胜自大;他是典型的射手座,放荡不羁,心里永远只有自己,不会为别人改变。

  结果,我和他经常在小事情上闹翻,谁都不肯相让。

  话虽如此,他其实对我也算不错,是我脾气大,忍受不了他优柔寡断的性格,恋爱七年,闹过十次分手,而父母给我的压力也是分手的关键。

  他们不喜欢他,他们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我身上,希望我能把恋爱和婚姻分得开,说世事无完美。

   父母人缘好关系多,选中一个高干子弟,富有,有前(儿童益智故事)途,我现在薪资丰厚的工作也是当年他们安排的。

  老实说,我很感谢他们的帮助。

  那个高干儿子也蛮喜欢我的,他追了我五年,我也拖了他五年,就因为初恋拖着我。

  我和初恋很相爱,只是他从不想确认,从不修补和我父母的差劲关系,事业没有大成就,虽然在重点中学有个好的教职,可是他的牛脾气和没有关系的条件,永远也无望升到副校长一职。

  在我的事业正稳步上升时,他却停滞不前。

  我要到上海工作两年,我心想让他留住我,可理性却不愿意,知道他没有条件留住我,除了爱一无所有。

  爱,到底值多少?我爱他,却不愿意和他过日子,想到这里也有点惭愧。

  就这样我和他分开了,选择了那个高干儿子,把心一横报复他未能给我带来幸福的生活。

  我把最美好的青春留给了他,他却没有为我好好努力。

  他是个懦夫!新婚的晚上,我和老公一边做爱一边想着拥抱初恋的身体,边做边流泪。

  第二天忍不住发了一个短信给他,说我恨透他,希望他快死!他没有回我,叫我更忘不掉他。

  可我能做到的,只是重返他的心,偷偷地和他抓住毫无保证兼受诅咒的欢乐,却无法回到他身边。

  他无能力满足我,我也无法承担他。

  活在一起,从前和现在都是没有可能的沉重。

   婚后两年我和老公回北京再遇见他。

  与其说是重遇,不如说是我忍不住到他家附近找他。

  他瘦了一圈,长了胡子,像成熟了的张学友,却比以前更打动我。

  是什么打动我我不清楚,大概也有点内疚,说到底是我嫌弃他,他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我知道他一直在等我。

  我问他为什么还不结婚,他说:“你知道我不是结婚的男人,所以你才不要我吧?我除了你,没有爱过其他人。

  ”听着我的泪水忍不住爆发了,为什么他要这样对我?在我已努力把他忘记的时候。

  他问我快乐吗?我大声答:“我快乐到快死!”却扑到他怀里痛哭了一分钟。

  那个晚上,我和他在一起,我背叛了老公,却忠贞于爱情。

  我很矛盾,难道老天要作弄我?为什么除了在爱和性上我和初恋可以共度最幸福的时光,偏偏在生活上无法配合呢?这是我生命中最大的遗憾。

  可我能做到的,只是重返他的心,偷偷地和他抓住毫无保证兼受诅咒的欢乐,却无法回到他身边。

  他无能力满足我,我也无法承担他。

  活在一起,从前和现在都是没有希望的沉重。

  就这样,我开始了背着老公和初恋情人偷欢的日子。

   活得沉重又欲罢不能和初恋的地下情已经一年,我是专门在老公出差的时候和他暗往,通常都是去他家过夜,有时甚至带他到青岛或杭州等地制造度蜜月的恩爱,也为他做过一次人工流产。

  那次他陪我专程到另一个城市的医院,因为怕被熟人碰上,我老公的人际关系很广泛,真的很怕惹上麻烦。

  他在门外守候,说听到我叫,心痛得要死,发誓要对我很好,照顾我,我事后也痛入心底,说:“你当初要是肯为我努力一点,我们现在便可以有个小宝宝了,都是你害的,你是个懦夫!”我知道我伤害了他,可他又何尝不是在伤害我?我们抱头痛哭了一个下午,黄昏回北京,抱着身心的痛再度扮演陌路人。

  不妙的是,老公开始查我的行踪了,因为有人打了小报告,该是暗恋他的年轻女秘书。

  我也查她和老公,看他们是否清白。

  女人爱搞小动作,我也不是好惹的。

  最终我运用了权力和招数,令老公内疚地把她辞退了,他还觉得对不起我。

  我心里极度难受,每次偷情,每次都负疚,也十分提心吊胆。

  对老公,我是千不该万不该,也不想被老公发现,一来怕承受不起将要面对的风暴,二来不想伤害他,毕竟他是个很好的男人,很爱我,为我做什么都愿意。

  我自责得要死!我就是搞不清,我和初恋的爱那么真挚纯粹,不应有罪啊,我和他的爱是命定的,这也是天意啊,难道有错吗?在道德和真爱的边缘徘徊,我活得沉重又欲罢不能,没了情人活不下去,没了老公又一事无成,多么失败的女人,不是吗?请你告诉我,我还有什么出路呢? 素黑心性治疗:Sabina像国内很多时下的都市女性,拥有高学历,追求个人事业、成就和婚姻,祈望同时抓紧理想的爱情,物质欲,名利欲,情欲,性欲,实际,贪心,利欲分心,欠缺安全感,宁愿靠上一代搭通关系支配婚姻,牺牲较纯粹的爱情。

  在争取经济和爱欲自主的冲突下妥协,可心性上却空虚幼稚,未能成熟自处,自欺欺人,自制心理伤口。

  背叛是道德的,爱是非道德的,这个正是Sabina最大的情感临界点。

  她最大的问题是无法平衡名利需求和感情需求的矛盾,她曾经和现在放在生命第一位的都不是爱情,最先抛弃爱的是她。

  扪心自问,到底是谁最先放弃爱,奔向名利的门口?对旧爱抱愧,却同时制造新一重道德罪咎:背叛了老公。

  Sabina是自私的,她沉迷于爱欲的弥补,其实只是为补偿自己的贪念,而非真正对旧爱歉疚。

  她又利用权力和关系辞退了有潜质勾引她老公的女秘书,是以小人之心处决还未发生的不忠,可自己却享受着偷情的快感。

  难怪,她的心理无法平衡,时刻活在不安和内疚的阴影中,这对她是折磨。

  她可以做的,是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停止和旧爱交往,因为她既然不可能跟他过日子,沉沦在爱欲关系中只会更失向,更内疚,也无法从容享受每刻的温存。

  路是自己选的,选了便要称职地走下去,学习承担爱的责任。

  爱并不只是吃饭做爱,也要付出和负责,爱坏了,跟天意无关。

  说实在的这种女人真是可笑至极,从头到尾都只是在赞美自己,却不顾虑别人的感受,伤害了两个好男人

李二狗紧了紧双拳,眼神之中满是坚定的爱意。

  第二天一早,李二狗早早的便起来了,昨晚他一宿没睡,脑子里全都是小妈的身影,起来之后他发现小妈也早就起来了,看着小妈脸上有些憔悴的神色,李二狗知道小妈恐怕也和自己一样,一夜未眠。

  “二狗,村里传来消息了,塘河可能会被承包了,以后咱们家这最后的一点补贴恐怕也得落空了。

  ”赵悦儿的语气有些黯然,不过却并没有昨晚的那种冷漠了,仿佛昨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

  “啥?!”这个消息如同雷轰一般,在李二狗的脑中炸响。

  他跟自己小妈没啥生计来源,本来就是靠着在塘河里捞点鱼能够提高下生计,这塘河要是被别人给承包了的话,那自己和小妈以后的日子可咋活?!“你也别急,任何事情总是会有转机的,先吃饭吧。

  ”赵悦儿见李二狗如同雷击地站在原地,柔声劝慰了起来。

  可是李二狗哪里能够听的进去啊?转身便冲出了家门,朝村委会赶去。

  以前村里的这些家伙可没少拿自己好处呢,现在忽然断了自己的财路,这不是开玩笑么?“哎哟,谁他妈的这么不长眼了?二狗?你小子干啥呢?找死啊?”李二狗这才刚冲出家门没多远,便撞到了个人,那人肥头大耳,面色红润,说话间还有酒气喷出,显然,刚喝了酒出门的。

  瞧见这人,李二狗眼珠子一转,嘿嘿笑道:“文书,您这是去上班呢?”这人是村里的文书李富贵,平日里吃喝拿卡,对李二狗更是没有少欺负,但是为了生活,李二狗一直都是忍气吞声。

  “老子不上班这么早起来干啥?”李富贵白了李二狗一眼,嘴里有些不太清楚地说道:“你小子干啥呢?这么急匆匆的。

  ”听到李富贵这么问,李二狗刚才的那股子愤怒也渐渐消失了,他知道,这些杂种根本不会因为自己经常送鱼给他们便会被自己威胁到。

  “文书,我听说咱们村的塘河要被承包了,是真的不?”李二狗谄媚笑道。

  李富贵一听,小眼睛眯起来,打量起李二狗,“小兔崽子,消息挺灵通的啊?咋的?你想要承包不成?”“文书,我肯定想承包啊,您看,只要您愿意让我承包,我二狗保证让你们家有吃不完的鱼。

  ”李二狗胸脯拍的啪啪响。

  “哼,想要承包塘河?让你小妈赵悦儿来跟老子说。

  ”李富贵冷哼一声,摇摇晃晃地往前走去,随后又想到了什么,“对了,你赶紧的送两条鱼给你腊梅婶儿去,今天中午没有下酒菜了。

  ”说罢,李富贵看了不看李二狗一眼,哼着小曲儿往村委会走去。

  看着李富贵离开的背影,李二狗心中,满是愤怒,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狗曰的是他娘的想要搞自己小妈!“呸,你这狗仗人势的东西,你想要搞老子小妈,老子先搞了你家婆娘!”李二狗呸了一声,却还是朝着塘河走去,毕竟现在他还没有得罪李富贵的资本。

  摸了一个多小时,李二狗这才拎着两条鱼走到了李富贵家门口。

  二层小洋楼,院墙比人高,仿佛怕人家抢了他家似的,甚至就连院子的大门都是铁门,涂上了朱红色,显得气派十足。

  李富贵家李二狗也不是第一次来了,他看了一圈,发现屋里没人,便将两条鱼放在了院子里准备离开,可忽然有些尿急了起来,李二狗左瞧右看,便朝李富贵家的茅厕跑了过去。

  跑进茅厕,刚拉下裤子便闭着眼睛一脸享受的尿了起来,可随后便听到一声娇斥声:“你个要死的李二狗,你尿到老娘一脸咯!”听到剩下有骂声,李二狗低头一看,顿时吓了一跳,原来是李富贵家的婆娘丁腊梅在小解呢,却没曾想李二狗尿急之下没有看清楚便尿了起来……李二狗赶忙挪开身子,“腊梅婶儿,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话还没有说完,李二狗便被丁腊梅那白花花的那处给吸引(上课把女同学下面玩出水)了过去,原来女人尿尿是这样子的啊?“死二狗,你还看?!”丁腊梅没想到李二狗这臭小子尿了自己一脸不说,居然还偷看自己,这让她怒不可遏了起来……“对不起、婶儿,我这就走。

  ”李二狗道歉一声便要提起裤子离开,可丁腊梅却媚眼一闪,眼角的那颗美人痣也为之颤抖了起来,真是个驴货子啊,这玩意儿比我家那扒灰的东西可大了近一半呢,这要是能够跟老娘倒腾一下该有多舒坦啊……“走?你走哪里去?一句对不起就算了?你尿了老娘这一脸的可咋说?”丁腊梅平日里占着自己家男人是村里的干部,自己也是个官太太,平日里都是趾高气昂的,对李二狗这样的穷小子更是颐指气使。

  “腊梅婶儿,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要不,要不我给你把衣服洗了?”李二狗虽然少年老成,但毕竟还是个年轻人,忽然撞见这事儿,他一时间还真的有些不知道该咋处理。

  丁腊梅瞧见李二狗这焦急的模样,心里好笑,嘴上却冷哼一声,“洗衣服?老娘是脸上被你尿湿了,身子也被你尿脏了,你得给老娘洗干净脸和身子才行。

  ”“啥?”李二哥瞪大了眼珠子,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他怎么也想不到丁腊梅非但没有难为自己,还给自己提出这么要的要求?给他冲洗身子,那,那岂不是可以看到甚至是摸到丁腊梅了?一想到可以摸丁腊梅,李二狗便想到李富贵那杂碎想要搞自己小妈的事情,他心里冷笑,李富贵啊李富贵,真是现世报啊,你想要搞老子小妈,老子现在就搞了你媳妇儿,给你戴一顶绿油油的高帽子!“咋滴,你不同意?”丁腊梅心里暗骂,这不懂事的小犊子,老娘都已经暗示成这样了你居然还不懂,如果不是看到你有这么个资本,老娘非得一脚踹死你不可。

  换做平时的丁腊梅恐怕早就揍李二狗了,但是她却发现了李二狗的资本,她家李富贵占着自己的官位,没少搞村里的娘们,这也使的李富贵早就不行了。

  她虽然也跟别的男人搞破鞋,可大部分都是他家李富贵为了往上爬,介绍的那些个镇上的老东西,一个个的还没李富贵给劲儿,如今好不容易遇到了李二狗这么个大小伙子,丁腊梅就像是饿急了的猫闻到了腥味一般,哪里舍得放弃?“不是,腊梅婶儿,我这不是怕文书知道了,到时候……”李二狗故作为难,以进为退。

  说实话,他心里是很想要搞丁腊梅来报复李富贵的,特别是丁腊梅本身就长的好看,能够被村里的干部看中的,这脸蛋模样肯定是没的说,最关键的是丁腊梅这婆娘火辣热情,而且刚才瞧见她那两个瓣子大的厉害,这要是掰开来弄一下,那一准能成为活神仙!“咯咯,小犊子,怕啥呀?婶儿都不怕,你有啥好怕的?”丁腊梅娇笑一声,扭着腚子引着李二狗往她家厨房走去。

  走进厨房之后,丁腊梅将厨房的门给关上了,先是洗了把脸,然后将一条长长的软管接在了水龙头上,笑盈盈的将软管递给李二狗,看着李二狗说道:“二狗,婶儿下边儿刚才被你尿脏了,你等下用水帮婶儿冲一下。

  ”说话间,丁腊梅将她的包臀短裙撩到了腰间,那大腚子被一片红色的小衣紧紧地包裹着,看着李二狗血脉贲张,火气蹭蹭蹭的往上冒,你爷爷的,这可真是大啊,这么大还不得把小爷我给夹死啊?瞧见李二狗盯着自己的身子发呆,丁腊梅心中得意,忍不住微微一荡,特别是想到李二狗马上就能喂饱自己,她一下子没忍住……“二狗,婶儿好看么?”丁腊梅稍微缓了缓,将小衣一点儿一点儿的往下划拉,这姿态看的李二狗那狗逑子立刻咆哮了起来。

  “婶儿,你可真好看,我……我想……”李二狗咽了咽口水,再也忍不住了,你爷爷的,这婆娘咋这么会撩呢。

    被李二狗扑倒,丁腊梅故作娇嗔地白了李二狗一眼,啐道:“小坏蛋,也不知道温柔点儿对人家。

  ”说着,她也不犹豫,直接翻过身子,双手撑在了灶台上,摇摇晃晃地仿佛一条狗似的在摇尾乞怜。

  看着那两个瓣子缝里的小衣,李二狗没有任何犹豫,直接给撕扯了下来,又是惹得丁腊梅一阵娇呼……“二狗,快来吧,婶儿饿了,快来喂饱……”听着丁腊梅这话,李二狗嘿嘿一笑,骂道:“腊梅婶儿,你可真是不要脸呢!文书要是知道你这样,恐怕得弄死你吧?”“咯咯,就他还想弄死老娘?”丁腊梅咯咯娇笑起来,随后又嗔道:“小冤家,你快点儿吧,婶儿难受的紧呢,赶紧……”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c.aspx?445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c.aspx?721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c.aspx?558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c.aspx?158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c.aspx?4758.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c.aspx?2395.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c.aspx?447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c.aspx?67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