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透明 內衣 表演,新手必看

小雪的性放荡日记 宝贝 乖 不疼的 一会就好了/图文无关昨天晚上,因为陪小叔喝酒,所以回家比较晚。

  六点下班,然后把车挺好后,就和小叔等人在餐厅吃饭喝酒。

  大约八点左右,妻发来短信,问我几点回家,是不是又得半夜了。

  我苦笑了一下,然后回复:今晚早点,十二点之前。

  顺便问了一句两个娃可好?为什么要问两个娃呢?原因是小雪感冒都一个礼拜了,始终没有痊愈,又担心会给小予感染。

  故有此问。

  可是妻回复的短信内容却是:一切都好,但是精彩纷呈,来了告诉你。

  “什么叫精彩纷呈?”“吼吼,爸爸发火了,把小雪给打了两巴掌。

  ”“哦?为什么?”“小雪看电视,爸爸把她给挡住了,她就在沙发上边跳边嚷。

  之后我就躲到卧室里去了。

  ”“哈哈,不要管,让爸打去。

  这个娃娃最近有点溺爱了。

  ”“没管,我就躲过去了。

  她哭着要找妈妈,又不敢自己来,所以拉着太太来找我。

  ”“这个时候你要严肃地告诉她,她错在哪里了,并去给爷爷道歉,而不是继续生气,给孩子发火。

  ”“嗯,说了,也让小雪给爷爷道歉去了。

  ”短信到这里就结束了。

  我很奇怪,爷爷怎么会打小雪?平时小雪干什么都不会打,甚至我责备或者打小雪的时候,爷爷都会护着孙女,然后收拾我。

  有一回,因为吃饭乱跑乱跳我准备打小雪的时候,老爷子直接抢过孙女,把她抱在怀里,然后气势汹汹地对我说:“你只要我在,在随便打骂孩子,你小心一点。

  ”说实话,当时我真得是哭笑不得。

  对于父亲,我不但害怕,内心里的尊敬和感激不是用言语能说出来的。

  可是对于教育孩子的事,总是和老人家产生分歧。

  爷爷心疼孙子,天经地义。

  但是过分溺爱了,对于孩子的发展不好。

  只要爷爷在,小雪在家的地位就会特别高,平时对我不敢大声嚷嚷,爷爷在了,不要说嚷嚷了,还会跑过来踢我几脚,然后迅速钻到爷爷怀里,偷偷直乐。

  孩子们是察言观色的天才,他们对这种生活环境适应得很好。

  你对他恨,她就会伪装,学会巴结讨好;你对她好,她就回蹬鼻子上脸。

  一个家中,必须得有恨的,也必须得有爱的。

  当然,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度的,火候如何把握,这真是个难题。

  小雪的性放荡日记 宝贝 乖 不疼的 一会就好了/图文无关和妻子聊过后,也就没有多想,也 没时间多想。

  就继续猜拳喝酒。

  熟不知就给醉了。

  踉踉跄跄地赶十一点左右回到家,父亲在客厅,早已睡着了;晕晕昏昏地洗完脚,到了卧室。

  女儿已经睡了,妻子被我惊醒了。

  (我的尤物女友们)然后我就又问了一句:小雪咳嗽的好点了吗?小予呢?好好吃奶吗?妻也没多说,就说了一切都好。

  然后就描述了一下爷爷为什么打小雪?怎么打的。

  我因为醉酒,也没听进去,不知道妻子说完了没有,我就已经睡过去了。

  今天早上起来,同妻子带着小雪去吃牛肉面,妻子说:爸可能受刺激了。

  昨天爸去下乡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四岁的留守儿童,爸爸妈妈一年半载都来不了一回,只有年迈的爷爷奶奶照看。

  他们昨天下乡,调查精准扶贫的事,到了小女孩家,这个小女孩顺着一根绳子,趴下了好几米深的洋芋窖,然后抱上来了四个洋芋。

  爸爸问这个小女孩,最想吃什么?小女孩说想吃泡泡糖。

  因为山大沟深的地方,没有小卖铺,爸爸立马开了好几公里的路,去买泡泡糖。

  他们一行几人看到四岁的小女孩,下洋芋窖抱着四个洋芋上来的时候,都哭了。

  爸爸因为这个事,昨天晚上早早就来了。

  一来就抱着心疼小雪,然后看着小雪自己洗脸洗脚,还录了视频。

  可是看电视的时候,爸把小雪堵住了,小雪竟然发起脾气来了,爸就想起了他下乡时见到的小女孩,觉得人家四岁的孩子,竟然可以独立下洋芋窖,去自己处理生活中的吃喝问题,而我们的孩子,也是四岁,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结果还疼爱出毛病了,还乱发脾气什么的。

  一向疼爱孙女的老爸,没有控制住情绪,就把小雪屁股上两巴掌。

  是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当然,我也不是去提倡我们的孩子都成为穷人家的。

  但是我们想想穷人家的孩子为什么早当家?不就是对孩子的溺爱少吗?让孩子很小就学会了独立。

  可是我们现在的孩子呢?尤其是计划生育后,几乎城市里的家庭都是一个小孩,有爷爷奶奶疼爱,有姥姥姥爷疼爱,有爸爸妈妈疼爱,可以说是“万千宠爱在一身”啊,打不得,骂不得,心疼都还来不及呢!孩子摔倒了,也不给孩子自己爬起来的机会,赶紧冲上去,抱起孩子,还要拍打几下地面,说是地面的问题。

  甚至更甚,很多家长都不给孩子摔倒的机会,把孩子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

  如此久了,我们的孩子不但失去了独立自主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我们培养的孩子是自私的,无能的,脾气暴,心胸小,对家长的爱不是感恩,而是理所当然,好吃懒做就成了他们最大的特点。

  等孩子大了,犯错误了,批评几句的时候,孩子却受不了了。

  没有任何的抗挫性,动不动就会寻死觅活,离家出走。

  这不能不说是教养的失败。

  可是有果必有因,造成这种结果的因,不是孩子,而是我们家长。

  柳宗元在《种树郭橐驼传》中对种树有一句很精到的说法:爱之太恩,忧之太勤。

  旦视而暮抚,已去而复顾。

  甚者,爪其肤以验其生枯,摇其本以观其疏密,而木之性日以离矣。

  虽曰爱之,其实害之;虽曰忧之,其实仇之。

  

李梦瑶羞涩的冲着我点了点头,让我心里更是高兴了。

  “喂,你是谁?”接通电话,我迫不及待的冲着电话那头问道。

  “请问是孙浩先生吗?”“你是谁?”电话那头传来了震耳欲聋的声音,说话的人却是个陌生的人,我一时间有些疑惑了。

  “孙先生您好,我是夜来香酒吧的服务员,您的朋友季先生在我们酒吧喝醉了,现在叫嚷着让您来接他,您赶紧过来吧!”我有些奇怪,季伟波不是跟蛇精脸在一起吗?怎么现在又是一个人了,还喝醉了酒趴在桌子上,蛇精脸呢?因为手机开着免提,这些话李梦瑶也听到了,此刻变得紧张起来了,惊慌失措的看着我……看到李梦瑶这个样子,我便知道今晚又黄了。

  “行,你先帮我照顾好季先生,我马上就到!”放下电话之后,李梦瑶的眼睛又红了。

  “哥,您赶紧去看看阿伟吧,酒吧里那么多人,阿伟会不会出事?”我急忙上前,握住了李梦瑶白嫩的小手,摸着她那如绸缎一般的秀发,安慰她说:“放心好了,阿伟不会有事,我这就去接他,只是……”我看了一眼此刻衣衫楼乱的李梦瑶,心里莫名的失落,毕竟,自己喜欢的女孩心里装着另外一个男人,就算是这个男人是她的老公,我心里还是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

  “对不起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参加我的婚礼?到时候我一定找机会好好报答你。

  ”李梦瑶跟表弟的婚礼是在下周周末,我周四有个会议,最快也要等周四晚上连夜赶回去。

  对于这个时间还是比较紧的,想要做点什么事情还是有点难的。

  “可能要到周四晚上了吧!”“那嫂子呢?”“她可能要等你婚礼当天才能到,到时候直接到家就行了。

  ”我老婆比较看重她的工作,平时忙的有人在屁股后面赶着她似的,想让她早回去两天根本没可能。

  “那到时候我找机会把自己给你!”李梦瑶听完之后,羞涩的对我说。

  “真的,那太好了,哥可等着你了。

  ”我紧紧的搂着李梦瑶,用手揉捏了一下她那柔软的地方。

  在李梦瑶面红耳赤娇喘连连的时候,我才有些不舍的松开了手,又在李梦瑶那柔嫩的小嘴上亲了一下,然后才起身朝着外面走去……到了酒吧之后,我一眼就看到了趴在那边桌子上睡得跟死猪一样的表弟,那个蛇精脸也不见了,就表弟一个睡在哪里。

  “阿伟,你醒醒?你没事吧!”我推了一下季伟波,季伟波睁开了惺忪的眼睛,朝着我看了一眼,看到是我之后,直接趴在了我的肩膀上,因为他那超标的体重,压得我一个屁墩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哥,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半天了,你赶紧带我回家。

  ”“怎(上课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么回事,那个小丽呢?你不是准备今晚得到她吗?”听到我这么问,季伟波更生气了,愤怒的目光就好像能喷火,冲着我说:“特么的,那个贱人就是为了你才来的,你一走她就使劲的灌我酒,把我灌醉就走了!”说实话,我对那个蛇精脸没有兴趣,可听到季伟波吃瘪,我还是挺痛快的,只是当着季伟波的面,我不好骂出来。

  “行了,这样的女人我才没兴趣呢,一看就是整容脸,看着就恶心,走吧,我带你回去。

  ”季伟波喝的醉醺醺的,根本就站不起来,我好容易才将他扶起来,却没想到,这个时候,一个酒吧的服务生走了过来。

  “先生请等等!”我不解的看向那个服务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有事吗?”那个服务生看了一眼季伟波,然后才说:“刚才这位先生跟那位小姐一共消费了五千八百块,请您先买单才能离开。

  ”我靠!服务员的话惊到了我,难怪一定要我接季伟波呢,原来让我出钱呢。

  “怎么可能,就这么一会儿,怎么能消费这么多?”季伟波虽然有钱,可也不是傻子,相反,他那人,除了女人之外,平时还是很小气的,现在一听就不高兴了。

  “先生,那位女士点的酒都是我们店里价格最高的酒水,而且她离开的时候还拿走了一瓶,说是你买单的……”握草,季伟波这是被人给耍了呀。

  看到季伟波面色瞬间难看,冲着那个服务生就要骂人的时候,我急忙安抚住了他。

  “阿伟,好了,你不要生气,这钱我出,什么事儿等回去再说。

  ”能在京都开酒吧,而且生意做这么大的人,这家酒吧的老板肯定不一般,要是我们不小心得罪了人家,今天就麻烦了。

  我虽然心疼钱,可有些钱却是不能心疼的。

  “不用了,我这里有钱!”出来泡妞,季伟波自然带足了钱,也不用我买单,直接拿出自己的钱夹子,就要从里面取钱。

  我也没有抢着买单,这本来就是季伟波惹得事,我能大半夜跑来接他就已经不错了。

  “握草。

  我钱呢?”就在我想着等季伟波买完单我们就马上离开的时候,季伟波突然破口大骂起来。

  我急忙看去,这才发现季伟波的钱夹子里面除了几张卡之外,一分钱的现金都没有了。

  之前我清清楚楚的记得,出门买烟的时候,季伟波钱夹子里可是装着不少钱呢,估计小一万总是有的。

  “贱人,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季伟波丢了钱,直接就骂起来了,那个服务生的脸色也变了,我看到他拿出对讲机就要喊人,我知道要坏事,急忙对季伟波说:“阿伟,你先不要骂了,那个女人偷走了你的钱跟酒吧没有关系,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

  ”我这么一安抚,季伟波才稍微的冷静了下来,这才将自己的卡拿出来,让服务生去刷卡。

  我看到之后,悬着的心才算是放进了肚子里。

  季伟波的电话响了起来,是李梦瑶不放心询问怎么还不回来,季伟波拿着电话就开始骂了,我知道,他是要将之前在蛇精脸身上受到的气从李梦瑶的身上找回来。

  我挺同情李梦瑶的,急忙夺过来季伟波手里的电话,责怪季伟波胡乱发脾气,然后对李梦瑶说:“梦瑶,你不要生气,阿伟喝醉了,胡言乱语的,你不要当真。

  ”“我知道,哥,您赶紧带阿伟回来吧!”说完,李梦瑶就挂断了电话,虽然没有怪罪季伟波,可语气里的委屈却是瞒不过我的。

  “阿伟,就算是哥劝你一句,以后对梦瑶好一点,她一心待你,你要是再这么说话不客气,会伤了她的心的。

  ”“哥,别叽叽歪歪了,烦死了,女人就是麻烦,你怎么也跟女人一样了。

  ”我知道劝说没用,也就没有再劝说,只能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替李梦瑶鞠了一把同情泪。

  好容易将季伟波弄上了车,季伟波的酒也醒来了大半。

  我看到季伟波的手机响了一下,接着,便听到他用语音消息说:“等着妹子,哥哥回来就带着你吃鸡!”“好的,那我等着哥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娇滴滴的传来。

  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我发现季伟波沉迷在一个网络游戏里不能自拔,刚才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季伟波的游戏搭档。

  我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李梦瑶担心他这么久,回去也不陪着李梦瑶,还跑去玩游戏,这样的男人还怎么依靠。

  “抽烟吗?”季伟波将烟盒扔给了我,让我自己取。

  我低头看了一眼,发现烟盒里只剩下一根烟了,因为要开车,也就没有取走那最后一根烟,然后又将烟盒人给了季伟波。

  季伟波是个大烟鬼,只要是闲着,就一根接着一根的抽,尤其是熬夜打游戏时候,有时候将房间弄得乌烟瘴气的。

  而他又是个及其懒惰的人,每次烟抽完的时候,便让李梦瑶出去买。

  想到这里,我顿时有了一个想法。

  等到我将车子停在地下车库的时候,我跟季伟波说:“阿伟,你先上去,我去买点东西,随后就回来!”“好!”季伟波点了点头,转身朝着电梯口走了进去。

  等到季伟波上楼之后,我便去小区门口的便利店买了一些零食,还有一盒季伟波平常抽的那种烟,将烟装在衣服口袋里,然后便提着零食上楼了。

  因为里面有人,我也没有用钥匙,是李梦瑶给我开的门,开门的时候,我看到她的眼睛红彤彤的,十分可怜的样子。

  “阿伟呢,是不是阿伟又说你了?”季伟波心里不爽,见到李梦瑶自然会嘟囔两句,现在看到李梦瑶伤心的样子,我心里也有些生气。

  “没事,他心情不好,我能理解!”说完,又指着里面的房间告诉我,季伟波在房间里打游戏。

  “都说女孩子吃零食会心情好,希望这些零食能够让你心情好点。

  ”我将手里的零食递给李梦瑶,因为不知道李梦瑶喜欢吃什么,买的东西比较杂,满满一大口袋。

  “谢谢哥!”李梦瑶接过我手里的零食,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目光中喊着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动静,趁着这个机会,我用微信告诉李梦瑶,让她一会儿给季伟波买烟的时候假装出去,然后来我房间!“你怎么知道阿伟要买烟?”我便将自己之前看到的想到的告诉了李梦瑶,李梦瑶听完之后,给我发过来了一个羞涩的表情。

  “难道你不想我吗?”“我也想你!”很快,李梦瑶就回复了我,我听完之后,心里就激动起来,只希望季伟波的烟瘾能快点发作。

  “老婆,帮我去买包烟吧!”没一会儿,就听到季伟波在房间里冲着李梦瑶喊着。

  “哦,好!”很快,李梦瑶的声音传来,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里了,只等着李梦瑶进来的那一刻。

  为了骗过季伟波,我出去将李梦瑶拉到了我房间的门口,然后故意放重了脚步,到门口将门打开,又关上,然后便蹑手蹑脚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

  “唔!”一进门,我就将李梦瑶抱在了怀里,想了这么久的女人,处心积虑终于要得到了,我心里的激动简直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

  炙热的吻直接落在了李梦瑶的唇上,李梦瑶媚眼如丝的看着我,也没有拒绝,很快就跟上了我的节奏回应着我。

  我将手伸进了李梦瑶胸前那柔软的地方,使劲的揉捏着,随着我的揉捏,李梦瑶整个人都变得气喘吁吁,更是迫不及待的亲吻着我。

  我将李梦瑶放在了我的床上,一点点的掀开了她的裙子,将手放在了那小内内的中间。

  果然,她的小内内早就湿润了,那水汪汪的感觉,更是让我心跳加速,恨不得立马冲进去。

  可就在我将兄弟拿出来,想要冲进去的时候,李梦瑶突然拦住了我。

  “哥,你不要着急,先等等!”“怎么了,你不愿意?”我的嗓子里像是卡着什么东西似的,说话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对李梦瑶的渴望,已经占据了我所有的理智。

  “不是的,我也想你,怎么会不愿意呢,可要是我现在跟你做了,一会儿要是被阿伟发现了怎么办?”都这个时候了,李梦瑶还想着阿伟,我心里莫名的有些吃醋。

  可没办法,李梦瑶说的也对,要是阿伟有了怀疑,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我,不管怎么样,阿伟是我的表弟,要是真的怀疑我跟李梦瑶了,到时候造成的后果还是很严重的。

  我有些庆幸,李梦瑶被我这般的挑逗,还保持着相当的理智,这要是我的话,说不定我早就失去理智忍不住了。

  “可是,就这么错过这个好机会,我有点不甘心。

  ”下意识的,我看了一眼自己那早就昂扬起来的存在,都快要炸裂的感觉,真的让我很难受。

  “我知道,我又何尝不难受了,只是,我们不能这么做呀,不过,我可以帮你用其他办法解决。

  ”李梦瑶说完这句,整个人都低下头不敢看我,那娇羞的样子,就好像含苞待放的玫瑰花一般,看得我心都碎了。

  “你的意思是?”作为男人,我瞬间秒懂了李梦瑶的意思,整个人都变得激动起来,吃惊地看着李梦瑶那柔嫩的小嘴,想象着被李梦瑶含在嘴里时的美好,更是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

  “我用嘴巴吧!”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李梦瑶因为害羞,下意识的捂住了脸颊。

  “这样……方便吗?要是不方便的话,就不要勉强!”我不好直接答应,有些含蓄的说。

  “怎么会不愿意呢,我是心甘情愿的。

  ”李梦瑶突然抬起头,一脸坚定的说:“这些天您对我的照顾我都看在眼里,我也没有别的办法报答您,只能用这种办法来报答你了。

  ”说话间,李梦瑶的手应该已经摸在了我的哪里,炙热的眼神像是喷着火一般,让我心跳加速……

“我…我…我一定还能站起来的。

  ”钱伟同样紧张的手足无措了,他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突然他就又一次的不行了,肯定是因为好不容易好了,所以太刺激了,钱伟拼命的安慰着自己,希望看到它再一次抬头挺胸起来。

  但是钱伟所做的一切都是白用功,他的小兄弟也是丝毫没有回暖的迹象,他现在还能指望谁,陈帅早就已经走了,就是为了不打扰到他们两个的二人世界,现在就算是想要把陈帅再一次的喊回来,时间上面肯定也是不够用的了。

  “不用再白费劲了。

  ”素素的声音里面充满了愤怒,自顾自的穿上了衣服。

  她忍住了羞耻,甚至和别的男人发生了暧昧,这一切都是为了钱伟能够好起来,但是钱伟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吊自己的胃口,要知道她已经忍受到了极限,以前在没有尝试过的情况下,她还能一直忍耐。

  但是她现在知道这种东西是多么的美好,她实在不愿意再浪费时间继续下去了,每一次都是让她心火难忍,然后独自一个人解决,她也渴望能有一个男人的怜惜,也渴望可以继续和钱伟走下去,但是现在看来,什么都是没用功的。

  “素素,我帮你用手好不好,你别这样。

  ”钱伟也知道全部都是自己的错,也知道素素现在一定很难受,就想着用手来帮素素解决这种难受,只要素素得到了安慰,肯定不会再发怒的。

  在这件事情上面,钱伟本来就是理亏的一方,压根没有什么底气和素素继续吵下去。

  “不用了,我现在累了,只想回家休息。

  ”素素想都没有想的就拒绝了钱伟的提议,对于素素现在来说,她渴望得到一个男人健康健硕的身体,而不是永远的用手解决问题,她最气愤的不是钱伟的不行,而是明明不行,还要来撩拨自己。

  “咱们回去吧。

  ”两个人说着话的功夫,素素已经把自己的衣服全部穿好了,也不管钱伟的感受,朝着K歌房外面走去,她现在真的觉得很累。

  钱伟也是满脸的尴尬,但是他又没有权力继续说些什么,只能跟在素素的身后,朝着家里的方向,准备回去,就算钱伟觉得再无奈,这件事情也只有慢慢来,急不得,因为你就算是着急,也解决不了问题。

  钱伟和素素回到家之后,就各自忙活自己的事情去了。

  对于钱伟来说,今天和昨天发生的所有事情,只不过是两个人夫妻生活中间的一点小故事,就算钱伟能感觉到素素的愤怒,但是相信素素迟早会有愤怒消退的时候,钱伟压根就没有放在心上。

  两个人在一起这么多年,钱伟对素素的为人十分的放心,他知道素素在内心里面是个保守本分的女人,压根也不担心素素会背着自己做出些什么。

  他现在生病了,需要的是时间去治疗自己的疾病,而不是一味的和素素吵架,既然素素生气了,自己只需要让她一个人静静,暂时不提这件事情就好了。

  而从K歌房回来的素素就一个人躺在了床上,仔细的回想着这短短几天里面发生的一切事情,对于素素来说都是一种折磨。

  她真的很渴望得到快乐。

  她曾经也和钱伟一样的期盼过,希望钱伟的病可以治好,所以才答应他做出那么多荒唐的事情,可是他们两个人都已经尝试过了这么多次,其实心里面比谁都要清楚,钱伟想要好起来,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每天压抑着素素的冲动,对于素素来说都是一种折磨,她还年轻,还貌美,拥有着完美的身材,却过得和个活寡妇一样窝囊,她突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追求些什么。

  贞洁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连自己快乐不快乐都无所谓了。

  从小素素就被家里人教育要做个贤妻良母,可是现在她的心里面已经起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不知道自己一直以来坚持的事情到底是不是对的,如果是对的话,那她就想要改变自己现在的生活。

  倒不是说自己和钱伟的婚姻走到了尽头,素素知道自己心里面还是爱着钱伟的,不然也不会和钱伟一直生活了这么久,只是这种爱已经解决不了任何的事情了,素素还渴望得到更多,除了爱情,她还希望得到快乐。

  整整一个晚上,素素的脑子里面都充斥着各式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西,她没办法替自己的心里做出抉择,只能选择服从,在这样混乱的思绪里面,素素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一直到素素睡着了,钱伟也没有上来。

  …因为昨晚的晚睡,今天素素起的有些晚,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只能匆匆忙忙的洗漱出门,钱伟早就已经不在家了,应该也是去上班了,对于这点,素素也不放在心上。

  她早就在昨天晚上就对自己的婚姻产生了质疑,也渐渐的习惯了这种一个人的寂寞。

  钱伟不仅在身体上面没有满足她,而且就连陪伴上面也是少之又少。

  等素素抵达公司的时候还是满脸的疲倦,女人睡得好不好,一眼就能看出来,不像男人永远是生龙活虎的模样,还好素素的工作简单,不需要多操劳的。

  “素素,你昨晚没睡好吗?一脸无精打采。

  ”素素在公司里面的同事,也是她玩的最好的闺蜜凑到素素的身边来,有些担心的看着素素。

  “没什么的,就是没睡好,柳青你放心吧。

  ”素素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冲着柳青笑了笑。

  这个柳青和素素看起来差不多的岁数,也都是脱离了(玉米地做爰全过程)女孩,但是又没有到达妇女的年龄,全身上下都透露出一股子少妇的风味,虽然在身材和样貌上面都比不上素素,可是也有着这个年龄该有的感觉。

  她和丈夫也是因为生活不和谐,早早的就离了婚,现在一个人独自生活,倒是也潇洒快活,平时在公司里面和素素走的近,下了班就到处去玩,总是教训素素要快点享受人生,不要蹉跎了自己最漂亮的几年。

  素素也很羡慕柳青的洒脱,但是她就是做不到,她做不到像柳青那样把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在一边,不去理会。

  “素素,你可要好好注意身体,没什么比这个更重要。

  ”柳青有些不放心的叮嘱着素素,她也能看得出来素素有些事情不愿意和自己说,那就是别人自己的秘密了,她也不好一直追着别人问,不过作为朋友还是需要慰问一下素素的。

  素素只是敷衍的点了点头,她也知道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但是现在她面临的这些事情压根不是注意身体就可以解决的,都说家丑不可以外扬,就算柳倩是她很好的朋友,她还是不想把这些事情和柳青说出来。

  “对了,素素,晚上有一个舞会,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散散心。

  ”柳青兴致勃勃的朝着素素的身边靠了过来。

  柳青爱玩,对于舞会这种热闹的场面是每次都不会落下的,至于素素,她早就问过很多次了,每一次都被素素毫不犹豫的拒绝,但是她还是习惯性的询问着,哪怕明知道素素肯定不会答应。

  但是柳青这一次想错了,素素在听完柳青的邀请之后,犹豫了。

  她也想出去认识不同的男人,也想体会到生活的快乐,和钱伟在一起的生活实在是太压抑了,压抑到她快要喘不过来气。

  素素自己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变化,换成往常,她一定循规蹈矩的回家,但是钱伟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行,让她骨子里面变的放浪,变得风瘙。

  “恩,我和你一起去看看。

  ”素素朝着柳青点了点头,这下子轮到柳青吃惊了,目瞪口呆的看着素素,让素素一下子笑了起来。

  “怎么了?允许你出去玩,我就不行啊。

  ”素素的那点小心思只敢埋在心里面,让自己一个人知道,要是让柳青看出点什么来,还不让素素羞死,在柳青的注视下,素素款款的扭着纤细的腰肢,走到自己的座位上面开始工作,她想趁着今晚这个机会,去看看外面不同的世界。

  虽然素素的心里面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是心里面还是情不自禁的想要和钱伟打声招呼,毕竟现在钱伟还是她的老公,最起码的问候还是要有的。

  这段时间以来,钱伟一直很努力的想要在素素的面前证明自己,素素也能看得出来钱伟的急迫,她明白自己着急,钱伟一定更着急自己的身体,素素也不想看到钱伟难过。

  想到这里,素素从包里掏出手机,给钱伟拨通了电话。

  “喂,老公。

  ”

“谢哥,你怎么了?你不是要看伤口么?快来呀!”看到老谢一副愣愣的样子,何秀兰心里一阵得意。

  王小薇能拿下的男人,难道我何秀兰还拿不下?“哦哦哦,对,看伤口!”老谢实在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个何秀兰到底来这儿是干嘛来了。

  说是勾引他吧?也像那么回事儿,但提到王小薇干嘛?难道是她在试探?老谢有些拿不准这个女人了,但是不管怎样,一个女人送上门来给自己占便宜,自己还畏畏缩缩的,那怎么行呢?管她是来干嘛的,自己爽自己的不就行了吗?至于王小薇的事情,就算何秀兰出去乱说,老谢也完全可以说她就是到这儿来治病的,反正这事儿谁也没证据,还不睡凭空胡掐?“来来来,把你内衣脱下来,我看看你到底伤到哪儿了?”想通了事情的关键,老谢也逐渐变得主动了起来,伸出手就去扯何秀兰那里的衣服。

  当何秀兰那柔软出现在老谢面前的时候,老谢不由得深呼吸了好几口,平静自己的心情,如果非要用形容的话,那只能说,岁月似乎根本就没在何秀兰的身材上留下任何痕迹。

  依旧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女一般,皮肤水嫩嫩的。

  看到老谢愣愣的盯着自己的骄傲看,何秀兰的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虽然每次去赶集的时候,是经常有二三十岁的小伙子偷偷盯着她看,但是老谢不同啊!他可是山南村十里八乡唯一的医生,不知道看过多少女人的胸。

  能让老谢变成这幅样子,难道还不值得骄傲么?“怎么样谢哥?看出什么来了没有?是不是还得听一下心跳啊?”不由分说的,何秀兰直接拉过老谢的头,按到了自己胸口上。

  “嘶~”感受到胸前的满足感,和老谢那没有刮干净的胡渣在在她的皮肤上划过,何秀兰忍不住轻轻哼叫了一声。

  老谢此时却有些懵逼了,这个何秀兰,也太特么主动了吧?难道是寂寞过头了?不得不说,老谢的猜测还是蛮准的,何秀兰的老公是修桥的,为了挣钱,平时几乎都在外地,就算是逢年过节也回不来一趟。

  正所谓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何秀兰如今正是三十岁左右如狼似虎的年纪,怎么可能不想男人呢?平常还好,村子里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子,要么就是几岁的小娃娃,可今天早上老谢来劝架的时候,全村都看到了老谢那傲人的本钱,而何秀兰呢,早就春心荡漾了!“谢哥,怎么样?你有听到伤口在哪里么?”何秀兰的一双手在老谢头发林里摸过,又轻轻摸了摸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

  “额,找到伤口了,我去拿药,你先别动啊,我给你上点药,要不了多久就好了!”尽管老谢根本找不出何秀兰身上到底哪里有伤口,但是人何秀兰不是说了吗?伤在了胸口上,难道老谢还要主动去戳穿不成?“嗯,好啊,那麻烦谢哥了!”何秀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看到老谢对她身体痴迷的样子,何秀兰就感觉心里一阵骄傲。

  老谢拿出药罐子,在手上抹了一点,就想伸手往何秀兰的胸上涂。

  “诶,谢哥,这男女授受不亲,抹药这事儿,还是我自己来吧!”可正当关键的时候,何秀兰却一下子躲开了老谢的魔爪,飞快的披上了衣服。

  “卧槽!这个骚娘们什么意思?”老谢心里一阵郁闷,看到何秀兰脸上那似笑非笑的表情,他就知道自己肯定被耍了。

  “那什么,谢哥您忙,这个药啊,我就拿点自己回家慢慢抹了啊,下次再来找你噢~”何秀兰夺过老谢手里的药罐子,当着老谢的面穿好内衣,又穿好外套,大屁股一扭一扭的离开了老谢的家里。

  临出门前,还给老谢甩了一个极为暧昧的眼神。

  “妈的!何秀兰你这个死婆娘,最好不要落到老子手里,不然老子一定好好收拾你!”在这一瞬间,老谢在心里发誓,以后有机会,非要上了这女人不可!回过头看了看自己一波三折的“小老谢”,不由得深深的叹了口气。

  最近的桃花运是怎么了?这么旺盛,但偏偏就是没来个正经的!草草的做了点饭菜吃了以后,老谢取了两块腊肉提着,往王小薇家里走了去。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老谢和王小薇除了最后一步没做以外,其余都算是做了,自家小情人没菜吃,自己总不可能坐视不管吧?等到到了王小薇家门前的时候,老谢正想敲门,突然却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争吵声。

  老谢敲门的手一顿,下意识的趴在了门边,透过门缝想要看看王小薇跟谁在吵架。

  仔细一看,原来是王小薇在接电话呢。

  “我爸妈就不是你爸妈了是吧?蒋宏博你个没良心的,当初你创业的时候是我把我家拆迁款给你的,你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吗?”屋子里的王小薇似乎很激动,拿着手机的手微微有些颤抖。

  “我跟你说过我现在没钱了!我现在连买菜的钱都没有了你知道吗?我当初跟着你(夹逼自慰),跟我爸妈闹翻了,搞得我现在有家都回不了,你说让我相信你,可你看看你现在都干了什么?有了点小成绩你就去赌博!现在倾家荡产了,你满意了吗?”“蒋宏博我告诉你,我嫁到你们家这两年,我连班都没上,帮你打理工地,帮你照顾你爸妈,我整天跟个保姆一样,我有过过一天的好日子吗?你现在竟然这么对我,你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说完这话以后,王小薇恨恨的挂了电话,一屁股做到了板凳上。

  听到这些谈话,老谢恍然大悟,这蒋宏博竟然迷上了赌博?屋子里的王小薇并不知道老谢在外面偷看,一下子趴在了桌子上,狠狠的哭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老谢心里一阵心疼,连忙敲了敲门。

  “小微,开开门,我是你谢叔,我给你送东西来了!”一听说是老谢,王小薇一下子蹦了起来,连忙打开了屋门。

  看到老谢那一瞬间,王小薇一把扑进了老谢怀里,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谢叔,蒋宏博这个混蛋,赌博输了,竟然想让我去陪别人睡觉来还债!”“什么?蒋宏博是这么说的?”听到王小薇的话,老谢心里宛如响起了一声惊雷。

  “嗯呢!他说他现在欠了别人好几十万,实在是还不起,债主那边说了,要我去陪人家睡一个月,要不然就得还钱!”王小薇靠在老谢怀里,一边哭着,一边哽咽着解释道。

  “妈的,这个蒋宏博也太没良心了吧!”那一瞬间,老谢只感觉一阵无名火起,但随即又紧紧抱住了王小薇。

  这个时候,最难受的恐怕还是她了吧?“小微,你听谢叔一句话,跟他离婚吧!别跟着他过了,你要实在怕嫁不出去,你谢叔我娶你!”老谢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己竟然说出了这样一番话。

  “呜呜呜,谢叔,我也想离婚啊!可是,我问过律师那边了,蒋宏博的债是我们结婚以后才欠下的,就算是我们离婚,我也会背负一半的债务,我当初为了嫁给蒋宏博,跟家里人闹翻了,我一个人哪儿去弄几十万来还债啊!”王小微抱着老谢的手一直没有松开过,哭的声音也越来越大,似乎要把结婚这几年受的委屈全部哭出来一样。

  幸好王小薇住的地方离村子比较远,要是被别人听到了这哭声,还以为老谢把人家怎么样了呢。

  “好了别哭了,乖,钱的问题慢慢想办法啊,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你得先跟他离婚啊,要不然,他肯定会越欠越多的,到时候你就更没办法摆脱他了!”老谢一边拍着王小薇的肩膀,一边轻声安慰道。

  “呜呜呜!谢叔,我嫁给他的时候,他就是个一无所有的穷小子,他说他要创业,我背着家里,把我们家几十万的拆迁款偷偷拿出来给他,他现在就是这么对我的!呜呜呜,他还想让我去陪别人睡觉,他真的有把我当成是他老婆么?呜呜呜…”“好了,乖,小微乖啊,不哭不哭,谢叔在呢!”这一瞬间,老谢心里多了很多想法。

  他好想告诉王小薇,没事,别怕,还有他呢!可是,老谢也知道,他只是个农村人,也没什么文化,初中毕业就没再上过学了,除了会这一手医术以外别无所长,虽然这几十年来给人看病是攒了一些钱,但是也仅仅只有几万块,根本就不够帮王小薇还债的啊!这一瞬间,老谢想了很多,他原本以为自己就是跟王小薇玩玩而已,图她年轻的身体,一时兴起,但是这一刻,老谢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这个女孩儿,想给她一个依靠。

  “谢叔,你说我是不是好傻。

  ”良久,王小薇轻轻抬起头,看向了老谢。

  这一瞬间,阳光从老谢的背后直射而来,形成了一个背景,老谢那张坚毅的脸庞,还有那唏嘘的胡渣,和那温暖的胸膛,在这一刻,深深的印入了王小薇的脑子里。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b.aspx?1972.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b.aspx?3896.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b.aspx?557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b.aspx?4957.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b.aspx?6849.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b.aspx?5423.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b.aspx?7380.html

https://www.personalizedwristbands.top/twb.aspx?201.html